陷入寒冬或擁抱新春?減負令後校外培訓機構探索升級轉型

  新華社北京4月12日電 題:陷入“寒冬”或擁抱“新春”?減負令後校外培訓機構探索升級轉型

  新華社記者 胡浩

點擊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藝考培訓機構。張斌 攝

  自今年年初教育部等四部門聯合印發“減負令”,要求規範治理校外培訓機構,減輕中小學生課外負擔以來,各地紛紛開展專項治理行動。對於校外培訓機構而言,這一“史上最嚴”的專項治理意味着什麼?如何迎接機遇挑戰,尋求更廣闊的發展空間?在日前召開的第七屆中國教育培訓發展大會上,校外培訓機構的升級轉型成為熱議話題。

  正觀念:劃定“紅線”是為了更好發展

  近年來,我國校外培訓市場發展迅速,一定程度上滿足了部分中小學生對學習的補充性需求。然而,一些培訓機構開展以“應試”為導向的培訓,影響了學校正常的教育教學秩序,造成學生課外負擔過重,增加了家庭經濟負擔。

  針對有安全隱患,無證無照、超綱教學、應試傾向,學校以及學校非零起點教學,教師課堂不講課後講等6類問題,教育部等四部門分三個階段作出為期一年半的專項治理部署。

  “這些問題嚴重影響着校外培訓行業的聲譽,干擾了正常教學秩序,加重孩子們和家庭負擔,損害了人民群眾的利益。”中國民辦教育協會培訓教育專業委員會理事長張強表示,對於這一專項治理,絕大多數校外培訓教育機構衷心擁護,並且願意通過簽署自律公約的形式,向全社會做出承諾,維護受教育者和家庭的權益。

  “開展專項治理,不是針對合法的、符合教育規律、符合青少年成長規律的培訓行為,而是針對存在問題的,比如過度強化應試,進而增加中小學生課外負擔等行為。”教育部基礎教育司綜合處處長陳東昇指出,“對培養學生興趣、發展學生特長、發展素質教育、培訓行為規範、手續完備的校外培訓機構,我們堅決鼓勵其發展、支持其發展”。

  辨方向:成為學校教育的“有益補充者”

  “在新形勢下,明確教育培訓發展的方向,明確教育培訓的着力點,是一個極為重要的問題,是培訓學校的生命線。”中國民辦教育協會會長王佐書説。

  對於校外培訓機構的發展方向和定位,教育部部長陳寶生明確提出,要讓校外培訓機構成為學校教育的“有益補充者”,而不是教育秩序的“干擾者”。

  學校教育不可能包打天下,校外教育有其存在的必要性及合法性。事實上,在世界多數國家,被稱為“影子教育”的校外培訓都發揮着積極作用,是為公眾提供個性化、多樣化教育服務的有效方式。

  “校外培訓機構在培訓學生的興趣方面、培訓學生的特長方面、發展學生素質教育等方面應當開創一片更好的天地,為培養出更優秀的人才做出貢獻。”王佐書認為,校外培訓學校的發展應當有利於提高人的綜合素質,有利於幸福家庭,有利於培養各級各類各種各樣的人才,有利於為國家的戰略、重大方針政策和重要工作做好服務。

  謀未來:在規範創新中邁向高質量發展

  隨着經濟社會的發展,公眾對校外教育培訓需求強烈,這正是校外培訓市場蓬勃發展的土壤所在。

  “作為政策起草者、法律制定者要認識到教育培訓機構、教育培訓產業的正向價值。”教育部政策法規司副司長王大泉認為,校外培訓機構要充分利用自身優勢,以創新、質量和誠信求發展。要以優質的課程和服務為核心競爭力,滿足多樣化的教育需求。“這是教育培訓機構的核心競爭力所在,是立身之本。”

  “幫助孩子成長,這就是我們要乾的事情。”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董事長俞敏洪説,要真正用心考慮科技在教育中的應用和教育顛覆變革作用,藉助科技手段智能化運營教育體系,提供優質的教學內容。

  好未來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張邦鑫認為,要將內容研發作為重中之重,以能力、素養的提升為目標,堅決避免超綱和超前。此外,要通過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科技手段,降低學生的學習時間和學習成本,提升學習效率。

責任編輯:張韋韋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