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師大校內最後一家書店將關門 清庫存引搶購熱潮

  北師大校內最後一家書店將關門

  清庫存引搶購熱潮 一週賣出上萬冊圖書

  “堅持了多年,本店還是不得不和大家説再見了。”這是北京師範大學墨香書店內一塊紙板上的告示。堅持二手書店9年,由於場地問題,墨香書店即將於5月底關門。北京青年報記者昨日在現場看到,關店消息發出後,不少愛書人前來購書,店主王洲告訴記者,不到一週時間已經賣出上萬冊圖書。

  實體書店關門學生不捨

  “從微博上看到這家店要關門,我一早就來了。”北京中醫藥大學學生李露(化名)告訴北青報記者。她抱着八九本書,目光還在書架上搜尋,“知道我要來,有十幾個朋友讓我幫他們買書。”

  李露口中這家快要關門的書店就是位於北京師範大學的墨香書店,也是該校校園內最後一家實體書店。近日,墨香書店發佈告示稱,應北師大後勤部門要求,書店即將於5月底關門。消息一經傳出,許多北師大學子紛紛表示不捨。

  4月3日,北青報記者來到北京師範大學。從學一宿舍樓旁一個名為“後勤教工之家”的通道進去,記者找到了這家位於地下室的書店。走進書店,百平米左右的店裏擺滿了各類圖書。最近幾天,聽説書店即將關門,不少愛書人都特意趕來選購,讓本就不大的小店顯得有些擁擠。

  書店老闆王洲告訴北青報記者,由於接到北師大後勤集團通知,書店所在地下室將另有用處,因此書店不得不在5月底前清空庫存並搬離。

  兩個月的時間要清空近七萬冊圖書,這讓王洲犯了難。最開始他只是在店裏寫了幾塊牌子,告訴讀者書店即將關門,要低價甩書,“沒想到師大的同學知道了之後,主動幫我們在網絡上宣傳。”

  生意火爆一週賣出上萬冊

  同學們的宣傳很快有了效果。2日,某網絡大V也發微博“聲援”墨香書店的生意:“北師大的墨香書店五月底關店,正在處理庫存。今天摸過去,進門看到滿滿幾大架子商務印書館的書,再往裏走還有鋪天蓋地的書,新舊皆有。雖我已發誓不買書家裏擺不下,可還是沒忍住……”

點擊進入下一頁

  王洲介紹,從上週六開始,來書店購書的人就越來越多,幾乎天天爆滿,“尤其是中午同學下課的時候,很多人在門口都進不來。”北青報記者在現場看到,臨近中午,越來越多的人進到店內,等待結賬的人排了五六米長。“這不到一個星期就賣出去了一萬多冊,銷量是平時的幾十倍。”王洲告訴北青報記者。

  李露説,現場的火爆程度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我也沒想到這麼火爆,有個朋友託我買《漢書》,結果一猶豫她想要的那幾本就沒有了。”

  為了更快清空庫存,目前店內圖書都在原價基礎之上打了八折,優惠的價格對許多人來説吸引力十足。而在專程從東壩趕來的讀者王先生看來,墨香書店的魅力不僅在於可以淘到便宜的舊書,還在於常常能夠發現許多市場上難得一見的版本。這次來到墨香書店,王先生買了將近100本書,包括一整套《資治通鑑》,“這個版本很難找,沒想到今天在這還能買到一整套。”

  愛淘書在母校開書店

  王洲介紹,自己也是北師大的畢業生,因為愛書,所以萌生了要在母校開一家書店的想法。“我特別喜歡看書,尤其喜歡二手書,在北師大讀研的時候,就經常去潘家園淘舊書。”結果臨近畢業時,他卻發現宿舍裏成堆的“戰利品”難以處理。

  “我女朋友説可以試着賣了,沒想到,才半天就賣了200多本。”正是這次賣書的經歷讓王洲發現,在北師大還有很多像他一樣喜歡舊書的人,因此產生了開一家書店的想法,“讓更多人享受淘書、看書的樂趣。”2009年,王洲從母校畢業,緊接着一家名為“墨香書店”的二手書店就在北師大北門附近開業了。

  王洲説,自己最喜歡淘書的感覺,有時候自己已經有了一本,但又遇到一樣的好書自己還是想要買下來。“在成堆的舊書中找到一本自己喜歡或者覺得有價值的書,那感覺就像淘金一樣。”讓他自豪的是,墨香書店開業9年以來,給了無數愛書人一個淘書的好去處,一些北師大的學生甚至天天都會來書店逛逛,選購幾本自己喜歡的書。

  曾因租金問題難以為繼

  實體書店日子難熬,王洲開店前不是沒有預料。他告訴北青報記者,早在剛開店的時候,他就知道實體書店不好做,尤其是舊書的利潤非常薄。當年他的書店剛剛開張的時候,北師大內還有幾家書店,但面對互聯網的衝擊都在一兩年內關了門。

  到了2014年,墨香書店也因租金問題難以為繼。後來,在北師大學生和媒體的唿籲下,北師大後勤集團將地下室免費借給書店,同時書店也作為閲覽室供後勤集團職工借閲,每年新生開學、圖書節的時候書店還會向學校贈書。

  王洲説,自己也會在網上買書,但始終認為實體書店應該有一席之地。他認為,讀者能夠在逛書店的過程中發現好書,這樣的體驗是網上購書所無法實現的。除此之外,實體書店的文化氛圍對個人也是一種促進。“尤其是在大學裏,如果大家都去網上買書,我覺得還是缺了點什麼。”王洲表示。

  談及搬離,王洲有些失落。他表示,像他這樣賣舊書的,按市場價租房子的話實在難以為繼,所以清空這些庫存後他就決定撤店了,“確實沒辦法做了”。

  文並攝/本報記者 張月朦

責任編輯:張韋韋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