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窮限制了想象力!補課費已成為家庭沉重開支

點擊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浙江農林大學大三學生李海明,在該校東湖校區B3222學生寢室裏為班級的部分男生補課。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窮限制了想象力!家裏沒個上學的,根本不知道補課有多貴!

  “家裏沒個上學的,根本不知道現在補課有多貴!”“聽説補課花了這麼多錢,別人都不相信,不理解。”不少家長談到補課費就開始激動。半月談記者在多地採訪發現,校外補課,不僅加重了中小學生的校外課業負擔,更成為不少家庭日漸沉重的經濟負擔。

  現今網上有句流行語,“貧窮限制了我們的想象力”,把它用在補課費上,可謂恰當。然而動輒數千、數萬元的補課費用,依然阻擋不了家長們對補課的需求和熱情。如何為學生減負,為家庭減負?期待政府、社會、家庭等共同發力。

  補課費已成家庭沉重開支

  “現在補課費用越來越高,家長很無奈,既覺得難以承受,又感覺不得不接受。”上海市人大代表馬瑜説,“很多補課都是超前學,‘早學幾年、多學幾遍’。”

  在上海地方兩會上,和馬瑜有類似感受的代表委員不在少數。上海市人大代表李飛康在建議中寫到:“每個孩子每月課外補習、培訓等費用少則幾千,多則幾萬,甚至十幾萬,這對一個普通的家庭來説,怎麼承受得了?”

  “年輕時不理解為什麼孩子要花這麼多錢,自從補課後才明白。”兒子就讀高一的胡女士告訴半月談記者,“一對三補數學或英語兩個半小時至少1000元,大課200多元,每個月都要上萬的補課費。”她戲言,一開始在陪孩子補課間隙還去咖啡館坐坐,後來變成連杯奶茶也捨不得喝。“我和孩子爸爸都精簡了自己的開銷,全力以赴供孩子。”

  半月談記者了解到,相比以傳統升學為目標的補課,以出國留學等為目標的補課費用更是驚人。“送孩子赴美上高中,她花了數百萬”,一張網絡流傳的由“Steve媽媽”提供的圖表顯示,僅孩子出國前參加英語培訓(一對一外教輔導)一項的費用就高達85萬元,還不算培養冰球等所謂與國際接軌的愛好的花費。

  教育機構教師特別是“名師”水漲船高的收入,也可以從一個側面反映培訓機構的豐厚利潤。諸葛學堂發佈的一則“徵婚!大語文老師!年收入155-240萬!高!富!帥”的帖子顯示,這位老師税後年薪超過百萬元,還不包括任何期權、股權及獎金等,令人瞠目。

  華中師範大學教授范先佐説,雖然存在地域、城市差異,但是“補習家教費用”在家庭開支中的份額攀升已非常普遍、值得關注。民進上海市委今年的一份提案顯示,通過對部分上海中小學家長的問卷調查,有84.15%的孩子參加課外輔導班。

  有盲目有無奈,門門要補價格不菲

  半月談記者採訪發現,除了數學、英語撐起補課大梁,如今的補課門類豐富多樣,幾乎每門功課都有龐大的補課群體,積少成多,在分割孩子空暇時間的同時,更為家庭經濟負擔層層加碼。

  瀋陽的張女士最近給小學五年級的女兒報了一個國學班。學費一年1.6萬元,一次性交清,每週兩個半小時,如果因自身原因缺課費用不退。張女士説,現在“國學熱”,這個班在瀋陽小有名氣,儘管費用昂貴,家長還是趨之若鶩,託了人,還得通過入門考試才報上了名。除了國學,週末、假期的補課內容還包括奧數、英語、聲樂、美術、羽毛球……每年各種補課費用約6萬元。

  根據瀋陽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2017年統計,2016年瀋陽市在崗職工年平均工資為67444元,也就是説,這個孩子僅補課費就相當於當地一個成人的年收入。

  張女士説:“這個課也不是非學不可,但是現在高考中傳統文化比重增加,還是學得越多越好,孩子從小就要努力,家長也要儘量給孩子創造條件,精力、經濟都得跟上。”

  北京的王女士告訴半月談記者,她的孩子5歲開始學舞蹈,每個學期15次左右的大課5000元,寒暑假集訓也得四五千元;而重頭是小課,各種表演、藝術節前學好一支新舞,哪怕是請最普通的教“一對一”,也得私教十幾個小時、花上幾萬塊錢。

  當被問到為何不在少年宮或學校學時,王女士表示:“學校的音樂美術等藝術類課程孩子都不喜歡,而學校舞蹈隊訓練難度低、強度小,可能從安全角度考慮,基本功連下腰都不練,還經常碰到老師開會等原因停訓,很多孩子去是因為放學沒人接送,把舞蹈隊當‘託管班’。至於少年宮,一是不好報名,二來又遠,所以根本沒法考慮。”

  標本兼治,莫讓費用和焦慮齊升

  2018年,教育部將探索建立“負面清單”制度和聯合監管機制,促進校外教育培訓機構規範有序發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也指出,要針對人民群眾關心的問題精準施策,着力解決中小學生課外負擔重、“擇校熱”“大班額”等突出問題。

  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楊東平表示,課外補習正在“綁架”學校教育。“課外補習在國外稱之為‘影子教育’,如影隨形跟在學校教育後面,很大程度上是為了彌補學校教育的不足,尤其是為後進學生提供課外輔導,就是所謂‘補差’的功能。但是在中國,其功能普遍成為‘培優’,越是學習好的人上的補習班越多。”

  半月談記者採訪發現,中考、高考指揮棒,依然是補課熱的最主要動力。“考啥學啥唄。”有家長表示,“誰真心願意花大價錢出去補課啊?”“現在是水漲船高,你不補就肯定落後。”馬瑜説,在中考、高考自主招生錄取比例可觀的現狀下,家長們普遍希望為孩子爭取“裸考”之外更多的一次機會,拼競賽、拼難度,這是補習費用越來越高的重要原因。

  同濟大學教授蔡建國一直關注並反對過度補課現象:“整個教育陷入了一個惡性循環,家長辛辛苦苦賺來的錢,都送給了培訓機構。”要打破這個怪圈,學校的教學質量是關鍵,教育部門一方面要嚴厲查處老師上課不認真,考試超出大綱等現象,另一方面要通過設立標準、執法檢查等,規範培訓機構的辦學。

  採訪中,也有不少家長表示,雖然補課費用高昂,但校外培訓機構無論從師資力量、課程研發、溝通服務等各方面來看,確實彌補了校內教育的不足。我國的教育現狀是高中老師水平最高,初中老師又強於小學老師。但是,家長卻越來越重視給孩子“打基礎”,而校外機構中不乏大把名校畢業、海歸回國的高素質教師,這也是家長對校外機構趨之若鶩的另一個不可忽視的原因。

  范先佐認為,補課費用日高,在某種程度上説明優質的教育資源不僅稀缺,而且資源分配需要更加公平。“問題表現為家庭教育開支劇增,實際指向優質教育資源的供給應該更公平,高質量教育資源的獲取應該更便利、成本更低廉。”(來源:《半月談》2018年第4期,原標題:《補課有多貴?貧窮限制了想象力》 半月談記者:仇逸 王瑩 廖君 鄭天虹)

責任編輯:張韋韋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