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首例外省市困境兒童迴歸户籍地監護案順利完成

上海首例外省市困境兒童迴歸户籍地監護案順利完成

申海 攝

   (記者 鄭瑩瑩)11日來自上海市民政局的消息,上海首例外省市困境兒童迴歸户籍地監護案順利完成。

  2018年1月15日,對於快5歲的小安(化名)來説,是不幸人生的新開端。是日,上海寶山區法院依法判決,撤銷小安親生父母的監護人資格,指定安徽省阜陽市潁上縣社會(兒童)福利院作為監護人。

  上海市民政局表示,這是繼“朵朵”案之後,上海第二起由行政部門向法院申請撤銷兒童父母監護人資格的案例,也是上海啟動護送轉接機制,將外省市困境兒童監護權轉至其户籍地民政部門,並順利完成交接的首個案例。

  父母離異,兩歲娃遭狠心遺棄

  小安的父母都是安徽來滬打工人員。2015年3月,小安剛滿兩歲,父母即離異,離婚協議約定他由父親沈某撫養。

  然而,沈某根本不管不問,多次把孩子扔在自己母親處一走了之。奶奶對親孫子也不待見,2015年6月一天,當沈某又一次將小安送來時,其竟將孩子丟棄在街頭揚長而去。

  接警後,上海寶山公安、民政部門迅速啟動相關工作機制,將小安作為疑似棄兒送往上海市兒童臨時看護中心照料。當年12月,經多方查訪,警方找到沈某。當警方和民政部門要求沈某領回孩子,履行為人父母的責任時,他以“無力撫養”為由一口拒絕。同時,小安母親昌某至今毫無蹤影,而安徽籍的祖父母、外祖父母,也都明確表示沒有監護孩子的意願。

  由此,小安成為兒童臨時看護中心接收的首例以疑似棄兒身份入院,雖查找到監護人,卻被監護人拒絕領回的困境兒童。更為嚴重的是,小安父母始終不為其報户口,導致困境中的孩子今後上學、就醫等都將沒有保障。

  保護孩子,多部門聯手懲惡

  多次努力無果後,有關方面啟動由民政牽頭,公安、檢察、法院等職能部門協同參與的聯席會議制度,各單位共同努力幫助小安走出困境。

  2016年10月,經上海市民政局協調,上海市兒童臨時看護中心聯繫寶山區法院,請該院聯合區檢察、區公安部門,依據“監護侵害”事實調查取證,依法追究沈某法律責任。當年5月,案件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由於沈某堅持拒絕履行對監護責任,上海寶山區檢察院以“涉嫌遺棄罪”提起公訴。經公開審理,該區法院認定沈某遺棄罪成立且行為惡劣,依法判處有期徒刑一年。

  跨省接力,順利實現政府監護

  在沈某受到刑事懲處後,為實現小安成長利益最大化,給這個困境中的孩子落實可靠的監護人,上海市兒童臨時看護中心作為訴訟主體,向法院申請撤銷小安父母的監護人資格。

  由於小安非上海户籍,其親生父母户籍地均在安徽。根據2017年5月上海市政府出台的《關於加強本市困境兒童保障工作的實施意見》,上海決定啟動一項全新工作機制——困境兒童護送轉接機制,對監護人無法履行監護責任、且本市無其他可委託監護的非本市户籍困境兒童,符合相關條件的,將其護送至户籍地,由當地民政部門提供長期保障措施。

  2017年7月,上海市民政局致函安徽省民政廳,商請接回困境兒童小安,按照“屬地管理”原則給予長期監護,以保障孩子合法權益。安徽省民政廳高度重視、及時回應,迅速明確了小安的判後監護人。

  在此基礎上,今年1月15日,上海寶山區法院依法判決,支持上海市兒童臨時看護中心訴訟請求,撤銷沈某、昌某的監護人資格,由安徽省阜陽市穎上縣社會(兒童)福利院作為小安監護人。

  宣判次日,穎上縣第一時間接回小安。至此,由上海市兒童臨時看護中心臨時監護兩年半之久的困境兒童小安,監護權最終得到明確,孩子今後的生活、教育等問題得到妥善安置、長期保障。

  上海市民政局表示,此案繫上海市與案發地多部門協同配合,形成保障困境兒童利益的合力,從而順利實現國家監護跨省接力的典型。上海將繼續堅持兒童利益最大化的工作理念,堅持多部門聯動的工作機制,使困境兒童得到妥善的安置和照料。(完)

責任編輯:張韋韋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