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優班“名師”十多天收入抵普通教師小半年

  培訓市場需求旺盛 半個寒假連軸運轉

  培優“名師”十多天收入抵普通教師小半年

  春節將至,每天仍有數以十萬計的中小學生奔走在培優的路上,有的學生不禁感歎:過年大人還放七天假,我們還得打五折。孩子們的忙,也折射出另一個群體的“旺”。

  近年來,一些教培機構不惜重金招攬名牌大學的高材生入伍,通過打造“明星教師”為機構吸引生源,一些培優班“名師”半個寒假“高速運轉”,收入頗豐。

  “精算師”不當,甘願到培優班當“中華小題庫”

  最近,某企業高管蔣女士又開始週期性“心裏煩”。“談不得,拿了精算師的pass他不搞,非要在培優機構當‘中華小題庫’。親戚們都替他不值,我們也只能説他喜歡就好。”

  蔣女士介紹,兒子從小機靈好學,數感特別好。三年級時,她把兒子送到三陽路一家以奧數聞名的培優機構學習,兒子如魚得水,屢屢斬獲各路盃賽大獎,高考不負眾望考上了北京一所重點高校。

  “上學省心,後來還拿到了精算師資格證,大家都認為兒子會在金融行業一展拳腳,結果前年回來跟培優班的恩師聚了一聚,兒子就決定加入恩師團隊主抓賽題研究。”蔣女士説,儘管兒子每個月都會孝敬她萬把塊錢,她還是持反對意見。如今兒子面臨找對象,雖然收入不錯,但培優班老師總不如精算師説出來好聽。

  半個寒假,培優“名師”收入趕上普通教師小半年

  “我們這兒每年都有從重點大學畢業的學生來投履歷,有不少已成長為明星老師,半個寒假的收入能趕上普通在職教師小半年。”花橋一村一綜合性培訓機構的負責人表示,這幾年教育主管部門重拳打擊在職教師搞有償教育,本地名校畢業的大學生就成為各教培機構樂於聘請的對象。

  昨日一早7:55,27歲的張揚(化名)已經坐進了惠濟一路某培訓中心的教室裏,手裏的蒸餃冒着騰騰熱氣,“按老家規矩小年夜得吃餃子,但上課上到晚上8:30,實在不想折騰了,今早這就算補上吧。”

  張揚畢業於武漢一所重點大學,他一上大學就開始做課外輔導,理數化“通殺”,一張嘴“講”回四年大學生活費。畢業後,張揚正式加入本地一家培優機構,主攻小學高年級數學競賽培優。五年下來,他已成長為“明星老師”。

  “累呀,肯定比一般學校的老師累。”張揚隨手抽出一張寒假排課表,從早上8:20至晚上8:30,每2小時一班,5個班總計10節課,一天有10個小時實打實地忙教學。學生家長劉女士告訴記者,張老師的課很搶手,她是通過內部熟人爭取的名額,1節課2個課時,學費150元。

  “收入還可以,這個與你帶的班多班少以及續課率直接相關。”張揚坦言,武漢是教育強市,培優市場需求大,培優老師收入也相對穩定。相較於同期畢業的一般同學,自己的收入差不多是他們的2-3倍。不過,在張揚的職業規劃裏,“明星教師”只是第一個五年計劃,“再修煉幾年,找到合適的投資人或合夥人,我也會組建自己的團隊。”

  居民樓裏匿名師,“家庭式衝培”受追捧

  據業內人士介紹,目前,武漢市註冊的培訓機構有七八千家之多,由教育部門審批的近500個培訓機構中,約有近一成因不合格被終止辦學資格,有大量“私塾”潛伏在居民小區裏。這類沒有任何資質或證照不全的“私塾”形成兩個極端:一類做低端託管服務,一類以名師的“小班化”或“一對一”的形式走小眾高收費路線。

  “老師只搞‘一對一’,一節課1.5~2小時,400元每節課。一個寒假,物理和化學,各15次課,兩門課就是1.2萬元。”家住礄口的鄭女士今年過年哪兒都不準備去,全家一條心陪兒子備戰中考。而王先生則選擇把兒子送到老師家開展“家庭式衝培”,時長一週。王先生透露,老師是自己多年的朋友,即便是朋友,他還是給老師的孩子準備了大紅包,還買了品牌包讓兒子孝敬“師孃”,折算下來也是1萬多元。

  “不是名師出手,你的娃就一定能上。”談到上所謂的“名師衝刺班”,漢口從事企宣工作的張女士“吐槽”道。去年,張女士的孩子有意衝刺外初,經朋友介紹找到一個據説有外校執教背景的培訓團隊,“擂”了一學期,花了3萬多,孩子還是沒考上。

  培優有風險

  選擇須謹慎

  武漢市教育局有關負責人稱,除教育部門外,其他部門批准設立的教育機構不能開展文化教育培訓活動。家長最好選擇有辦學資質的培訓學校。首先,看辦學許可證。其次,查詢網上資訊。可登錄武漢市教育局網站(www.whjyj.gov.cn),點擊“民辦教育網上查詢”。再則,諮詢學校審批部門。武漢市民辦教育培訓機構由各區教育行政部門審批,家長可向培訓機構辦學所在區教育行政部門諮詢。記者向潔

責任編輯:張韋韋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