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一公為西湖大學請辭清華副校長,要在5年內比肩清華北大

  1月9日夜間,據《中國新聞週刊》,為全力投入籌建西湖大學,中科院院士、着名結構生物學家施一公已於近日請求辭去清華大學副校長職務。他表示,在辭去副校長之後,他將繼續保留在清華的教授職務。

  一個月前,施一公在杭州的公開演講中放出“豪言”:到2019年年底,西湖大學師資規模將超過擁有24位諾貝爾獎獲得者的洛克菲勒大學,教師科研水平很可能成為中國之最;5年後,教師科研水平比肩東京大學、清華、北大等知名學府,成為亞洲一流;15年後,在各項指標上和加州理工大學媲美,成為世界範圍內最好的大學之一。

  施一公同時透露,按照規劃西湖大學將於2018年正式成立,位於雲棲小鎮的西湖大學校園建設工作已進入快車道,首期約30萬平方米的校舍將於2020年底前完成。

  兩年時間師資達到洛克菲勒大學的水平並不容易。方舟子12月11日在其微信公眾號上發文:“洛克菲勒大學是世界上研究生物醫學領域最好的大學之一,雖然學校規模很小,只有78名教授,但是其中有6名諾貝爾獎獲得者、8名拉斯克獎獲得者、38名美國科學院院士。難道施一公要花重金聘請6個以上諾貝爾獎獲得者加盟他的大學?”

  此外,方舟子進一步質疑“施一公如果真的對西湖大學如此有信心,信誓旦旦過五年就趕上清華,怎麼還腳踏兩隻船,還對清華大學副校長職務戀戀不捨?”。

  這次請辭清華副校長,施一公對《中國新聞週刊》表示,在這種情況下,如果繼續擔任清華大學副校長,既是對母校的不負責任,也不利於他為西湖大學的教職團隊做出榜樣,“腳踏兩隻船”也不符合他一貫的做事風格。

  “民辦世界一流”

  2015年3月11日,七位西湖大學倡議人就正式向國家提交了《關於試點創建新型民辦研究性大學的建議》,除施一公外,還有南方科技大學校長陳十一、中科大常務副校長潘建偉、北京大學理學部主任饒毅、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院長錢穎一、阿里巴巴集團首席技術官王堅。

  2015年6月,國家“千人計劃”專家聯誼會與杭州市政府簽署《籌建西湖大學戰略合作框架協議》,正式啟動西湖大學籌建工作。

  2015年12月1日,浙江西湖高等研究院(簡稱西湖高研院)在杭州正式註冊成立,成為西湖大學前身及籌建依託主體,施一公任首任院長。這所研究院定位為“中國歷史上第一所民辦的、含理工生醫等多個研究方向的小型、綜合性、劍指世界一流的高等研究院”,將以博士生為培養起點。

  眾多知名科學家的支持,加上馬化騰與王健林等企業家的資金捐贈,構成了施一公放出“豪言”的底氣。

  2017年,經教育部批准,復旦大學與西湖高研院共同實施“跨學科聯合培養攻讀博士學位研究生”項目,首批19名博士研究生已於2017年秋季入學。

  2018年,浙江大學開始和西湖高等研究院聯合培養博士研究生。

  “我回來的根本目的是為了育人”

  施一公1967年出生于河南鄭州市,本科就讀於清華大學生物科學與科技系。此後,他前往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攻讀博士學位。2003年,施一公獲得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分子終身教職,成為該校分子生物學系最年輕的正教授。

  施一公主要運用結構生物學和生物化學的手段研究腫瘤發生和細胞調亡的分子機制,集中於腫瘤抑制因子和細胞凋亡調節蛋白的結構和功能研究。

  2008年,旅美18年的施一公突然選擇回國工作,此舉也引發了國際學界的討論。2010年初,《紐約時報》就以施一公和饒毅為例探究中國科學家的歸國潮。

  施一公曾如此解釋回國的原因:“我回來的根本目的是為了育人,教育一批人,育人在育心,做科研是育人的一個重要環節。……我希望自己可以培養出一批胸懷大志而又腳踏實地的人才。”

  回到清華大學生命科學院任教,施一公多次公開流露對母校的感情。他曾回憶在求學時,除了學術上的諄諄教導,老師們對學生的生活也非常關心。施一公的父親早逝,當時家裏面只靠母親一個人微薄的收入來撫養3個孩子讀書。老師知道情況後,幫助他申請助學金,解決生活上的困難。

  2017年10月,施一公獲得未來科學大獎生命科學獎,哽噎致謝清華:“我獲獎的所有成績都是在清華做出來的,回國之初很擔心能否像在普林斯頓一樣有一支可以戰鬥的團隊,(後來證明)是我多慮了。”施一公説:“感謝清華在我回國最困難的時候,不僅在實驗室(建設)和經費上支持我,還在我處在輿論漩渦、在我在網上有爭議的時候,義無反顧地支持我。”

  百歲爺爺施平:現在的大學改革是小打小鬧

  施一公對大學教育的關注,或許與他的爺爺施平一脈相承。施一公回憶道,當時做出歸國的決定,爺爺是家中最支持的人。

  現年106歲的施平,曾任中國農業大學和華東師範大學的黨委書記,原上海市人大常委會常務副主任,兼任秘書長,黨組副書記。

  在華師大的5年間,華師大成為全國唯一的大學體制改革試點,試行黨政分開。

  2009年,98歲的施平寫下了3萬多字的《華東師範大學體制改革試點的情況和經驗》。在這篇長文裏,他寫道:“在華東師範大學進行的體制改革試點工作,未得總結推廣,殊甚可惜。”。1982年中共十二大並沒有把鄧小平《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改革》講話中體制改革的原則寫入黨章,他和時任華師大校長劉佛年請示教育部。教育部黨組的意見是“在師大進行的試點工作即行停止,不再推廣總結”。

  2016年,施平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採訪時曾表示他還在關心大學教育:“大學要有大的變化。現在的改革都是小步走,小打小鬧。”

  作者:澎湃新聞

責任編輯:張韋韋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