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大學生戀愛報告:初具學術研究樣貌 不妨更進一步

  大學生“戀愛報告”不妨更進一步

  可圈可點的是,學生們自制報告的勇氣和行動力。報告雖然稚嫩,卻有模有樣。

  --------------------------------------

  浙江大學2016級廣告學專業的貝格蓉和她的團隊耗時一個月自制了一份《浙大人2017年度戀愛情況考察報告》。該報告顯示,2017年浙大26.4%的學生有戀人相伴,73.6%的學生仍是單身。各學部中,人文學部的學生脱單率最高,達33%;而理學部的脱單率僅佔所有脱單人數的2%。(《錢江晚報》1月8日)

  不論浙大學生的這份戀愛考察報告的結果如何,都透露出高校中戀愛觀念的一些變化。

  一是高校對學生戀愛的態度。上世紀90年代後,高校對於學生戀愛的態度開始逐漸轉變。2005年,我國不再限制在校大學生結婚。可以説,學生管理的放開和近幾十年來中國現實生活的情感變遷是相應的,這也是戀愛考察報告的調查基礎。

  二是在校大學生的戀愛期望值增大,單身焦慮也變強了。近年來,輿論對所謂的“剩女”“單身狗”等群體的渲染乃至嘲諷,潛移默化地改變着人們對校園戀愛的看法。於是,不少學生更焦慮“被單身”。

  不過,正如報道中浙大一位社會學教授所説,雖然“報告中的數據大體可信”,但是,“這份報告的樣本量較小,並不具有代表性”。綜觀報告的數據和問題設置,從學術的角度來看,報告確實比較稚嫩。這同樣是筆者重視的問題:這個“戀愛報告”能否更科學呢?

  一個調查結論的得出,至少應該具備三個層次。第一層是實有的事件、現象、數據等;第二層是據此而發的道理;第三層是豐厚、淵博、多方面學養的支撐。

  可圈可點的是,學生們自制報告的勇氣和行動力。報告雖然稚嫩,卻有模有樣。要知道,以人和人的心理、行為、語言、關係、群體等等作為學術研究的對象,是所有社會人文類學科的本分,也正是其“以人為本”的學術特點,使其散發出獨特的人文氣息和魅力,這也是許多人將社會人文類學科作為學術志業的初心。也就是説,研究社會人文類學科,首先要對人感興趣。

  大學是專業的學術機構,對於這份報告的調查團隊來説,如果能從一份報告出發,然後依靠大學得天獨厚的學術氛圍和資源,由此敲開研究之門,走上學術之路,那恐怕將是這份報告的意外收穫。比如,社會學大家費孝通先生,既有留學經歷,研修過社會學、人類學等多方面的學問,又能在兵荒馬亂的年代,反覆地、不辭艱辛地到鄉間考察調研,進而寫出一部部經典着作,實在是有志於社會人文類學科的大學生的榜樣。那些貌似平常、人人可見卻大有道理可講的事,就是他真正研究的對象。

  戀愛報告調查已經初具學術研究的樣貌,可否再向前走一步呢?趙清源

責任編輯:張韋韋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