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大學生玩手游為消遣也為“指間社交”

  中國高校傳媒聯盟調查顯示,67.14%的受訪大學生玩手游為打發零碎時間——

  大學生玩手游為消遣也為“指間社交”

  東北大學 馬佳序

  北京印刷學院 白梓含

  閩南師範大學 魏翠雲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馬宇平

  -----------------------------------------------

  近些天,李曉玟在寢室熄燈之後,總是對着手機傻笑,輕輕説一聲“晚安”才肯閉上眼睛。但是即使閉上眼,手機遊戲(以下簡稱“手游”)中的虛擬男性角色還是令她魂牽夢繞,她在心裏想着:如果能真有這樣一個男朋友該多好。

  李曉玟是四川一所高校2016級本科生,手機裏令她“拿得起,放不下”的是一款虛擬戀愛經營手游。

  近日,這款手游在大學生之中悄然流行,加之王者榮耀、荒野行動等手游在大學生中居高不下的熱度,手機遊戲再次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1月2日,中國高校傳媒聯盟面向全國84所高校513名大學生發起調查,結果顯示,42.69%的受訪大學生偶爾會玩手機遊戲,喜歡玩手機遊戲的佔34.89%,18.13%的受訪大學生表示“從沒玩過”。此外,35.95%的受訪大學生表示日均遊戲時間在1小時以下,47.14%的受訪大學生選擇1-3小時,選擇5小時以上的佔6.19%。

  手機遊戲成為一種社交方式

  李自勇在湖北一所高校讀大三,每天玩手游的時間超過3小時。他坦言,大部分玩手游的時間都是和朋友們一起。

  “現在朋友們出來吃飯,吃完了總是要一起打幾局。”在李自勇看來,手機遊戲成了當下部分大學生的主要消遣方式和社交平台。“大家都玩,不玩的人也會跟着一起玩了,不然沒有共同話題。”

  在北京上學的李欣也表示,自己很理解李自勇提到的“遊戲社交”。據李欣介紹,她最常玩手游的地點是寢室。寢室熄燈之後,如果第二天沒有早課,幾人湊在一起玩幾局,有時也會引來隔壁寢室同學加入。但她認為,自己僅僅是喜歡和室友一起玩的感覺,一個人的時候並不會經常玩,不會影響學習和工作。

  福建一所高校的2016級本科生陳豔從去年暑假開始接觸手游。“我放暑假回家,哥哥們經常在家裏組隊玩遊戲,出於好奇心和無聊,開始融入到打手游圈子裏。”陳豔説。組隊玩遊戲後,她和朋友見面的問候語就變成了“要不要組隊玩遊戲”,平時也愛吐槽彼此遊戲中的種種敗績,增加了不少共同話題。

  中國高校傳媒聯盟調查結果顯示,在回答“何種因素選擇手機遊戲”這一問題上,選擇“遊戲體驗”的受訪大學生佔71.43%,選擇“朋友都在玩”的佔47.62%,選擇“內容新穎”的佔45.48%,選擇“身邊人推薦”的佔41.67%。

  “遊戲體驗不佳的時候我會提出我自己的意見,比如遊戲中主角服裝設計不合時宜、負能量、畫面卡頓等。”何佳欣認為自己是手機遊戲資深玩家,但她尤為看重遊戲體驗。半個多月前,喜歡玩的一款遊戲經常出現伺服器故障,她毫不猶豫地放棄了這款遊戲。而另一款簡單的單機遊戲擁有流暢簡潔的畫面,三個月時間她便玩到了三百多關。

  瀋陽一所高校的任嘉心透露自己手機中有近十款遊戲,每當刷新了新的紀錄後,她都喜歡分享到社交平台之中。她調侃道,組團玩對遊戲水平要求比較高,而自己比較“坑”,所以她更喜歡單機遊戲,通過好友排行榜和大家比較,也是很好的溝通。

  67.14%的受訪大學生表示玩手游是為了打發零碎時間

  在瀋陽上大學的黃翌豪回憶,自己讀初中時,手機功能還沒有現在這樣“強大”,玩遊戲只能在電腦上進行,而現在手機上的各類遊戲讓他享受更多樂趣。“隨時隨地,想玩就玩,感覺突然就‘放飛自己了’。”黃翌豪説,坐地鐵、課間、排隊的時間都可以打開手機玩一會兒。

  韓楠就讀的學校位於城郊,“我們這裏大部分手機在教室時信號都不太好,玩手機要到走廊去。”她調侃説,為了遊戲,大家都治好了“懶癌”,一到下課都爭先恐後地出來。她認為短暫的幾分鐘就能幫大家換換腦子、放鬆心情,這也是手機遊戲的魅力。

  每次朋友圈中新的遊戲刷屏時,華東師範大學2015級本科生李彤也會在閒暇的時候玩兩把試一試,但她很快就會因為遊戲較為複雜,懶得去鑽研遊戲,不想浪費時間而卸載遊戲。

  法語專業的她平時要讀大量法語文獻、着作,看累時,輕鬆的遊戲無疑是最簡單放鬆的方式。在她看來,像貪吃蛇、五子棋等幾分鐘一局的遊戲不會佔用太多時間,可以在課間、等車、打飯這樣零碎的時間進行,讓自己不那麼無聊。

  中國高校傳媒聯盟調查顯示,關於“遊戲時間”,78.1%的受訪大學生表示選擇在零散時間玩手機遊戲,夜間會玩手游的佔35.95%,白天大段時間和課上時間的分別佔18.33%和14.76%。同時,關於“遊戲目的”,67.14%的受訪大學生表示是為了打發零碎時間。

  在廣西大學大一學生覃瑋瑋看來,玩單機手游是一個人的狂歡。“在我無聊的時候,手游就是我的‘情人’。暫時有事的時候,我就把它打入‘冷宮’。等我正事解決時,我們再度相會。”覃瑋瑋並不沉迷於手機遊戲,玩手機遊戲更多時候是為了打發無聊時間與懷舊。

  同樣是手游愛好者,北京第二外國語大學2016級本科生劉淼把打遊戲變成了副業。現在,她是一個某直播平台小有名氣的主播。因為遊戲操作熟練,等級高,她收穫了一百多個訂閲者,週一到週四的晚上六點,週五至週日下午是她固定的直播時間。她形容自己“不直播自己全身難受。”

  劉淼平時也兼職代打(“兼職代打”指在遊戲中用其他玩家的賬號玩,幫助玩家提高得分)。她常常被網友稱作“大神”,被粉絲“帶帶飛”,劉淼享受着被人喜歡和崇拜的感覺。“能認識新朋友,也通過代打賺些零花錢。這樣挺好!”劉淼説。

  虛擬世界的滿足與現實生活中的爭吵

  北京一所高校2015級本科生鄭萌萌是一位手機遊戲資深玩家。“大概是除了睡覺吃飯上廁所我都在玩遊戲,”鄭萌萌糾正道,“不不,上廁所我也玩!”

  前段時間朋友圈裏流行的王者榮耀遊戲是她的“心頭好”,她在該遊戲中投入不少:一千多元人民幣用於買裝備,平均每天玩三小時,曾連續六小時徹夜奮戰……和朋友出去逛街,她也放不下手機,沉迷遊戲不看路的她幾次差點摔倒。

  在遊戲中的付出使學習成績一般的鄭萌萌因為遊戲排名較高和裝備完備而有了更多的自信和成就感,她也經常會在遊戲對局後被遊戲玩家加好友。因為這個遊戲,她還和曾經的初中同學、高中同學重新建立了聯繫,更是和初中同學的朋友因為遊戲相識並開始一段戀愛。

  不過遺憾的是,兩個人見面後還是會沉浸在各自的遊戲對局中,互相交流很少,甚至會因為遊戲中彼此的發揮發生爭吵。鄭萌萌説:“他就是很‘菜’(指遊戲玩得不好),單挑還輸給我。”

  和鄭萌萌相似,在河南一所高校讀書的常豐自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網癮”少年,他有將近10年的遊戲生涯,為遊戲一夜無眠是常事。“從小到大就是喜歡玩遊戲。”常豐説。

  沉迷遊戲不僅惹父母生氣,常豐的女朋友也經常因遊戲與他爭吵。“我在努力練習‘分身術’,一邊玩,一邊和她聊天。”

  回顧自己這些年打遊戲的經歷,常豐表示,現在的他已經開始準備考研,不再像曾經那樣痴迷手游,但心中的熱愛是不變的,“遊戲本身是沒有錯的,我永遠記得遊戲帶給我最單純的快樂和滿足,陪伴着我成長。”

  東北大學的輔導員高歌認為,作為一名大學生,在大學校園中專業學習和綜合能力提升是第一要務。在學好專業課的同時,可以參與校園活動,加入學生組織,積極鍛鍊自己的能力;現今,因為手機非常便攜,導致很多年輕學生沉迷於手機遊戲,在課堂上、宿舍裏、食堂中,都能看到低頭族的身影。高歌建議大學生們,合理安排自己的時間,分清主次,不要浪費自己的大好年華。

  閩南師範大學新聞傳播學院教授杜春峰認為,上課玩手機 已經不再是一個打遊戲尋找樂子的問題,而是新科技滋生出的一個病毒,它腐蝕人的靈魂和意志,掏空人的好習慣,損毀人的行為模式。“因為無聊所以玩遊戲,這不是一個好託詞,體會無聊也是大學的一門必修課”杜春峰説。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受訪大學生均為化名。廣西大學王鈺淇對此文亦有貢獻)

責任編輯:張韋韋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