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考研熱在某種程度上延續了就業壓力 而非緩解

  2018年,高校畢業生將達到820萬人,創歷史最高紀錄,就業成為報考研究生的最主要動因。繼2017年碩士研究生報名人數高漲之後,2018年碩士研究生報名人數繼續高漲。考生中,往屆生增幅超過應屆生。點擊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自習室貼出的告示。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在碩士研究生報名人數屢創新高的同時,碩士研究生招生規模也在不斷增長,從2007年的36.1萬,迅速增長至2016年的59萬,增長比例達到63.6%。全國碩士研究生的報考競爭度、錄取難度整體呈下降趨勢,到2016年達到3∶1。

  在中國教育在線聯合微博教育發佈的《2018年全國研究生招生數據調查報告》中,有關考研動機的調查顯示,“改變學校背景出身,提高就業競爭力”是考研的主要動機,比例超過70%。而比較茫然、還沒有作好就業準備以及為就業“備胎”,分別達到30%、21%。也就是説,大多數人考研的目的並不是為了提高能力,而是為了貼上新的身份標籤,在擇業中增添籌碼。那麼,考研能否真正實現“提高就業競爭力”呢?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不妨再進一步提問,同樣是選拔性考試,4年之前的高考是否提高了就業競爭力呢?如果提高了,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在4年之後選擇走進新的考場?如果沒有提高,那我們憑什麼認為考研就可以呢?

  我們知道,教育的主要功用至少有兩個,一個是提高個人能力,另一個是改變社會地位,這是人們接受教育的主要動因。反映到現實裏,即學歷與薪水成正比例關係。總體上,學歷越高,收入越高。尤其是現代社會正在逐步從“熟人社會”轉向“陌生人社會”,用人單位如何在茫茫人海中判定人才,學歷就是最主要的憑藉之一。

  雖然學歷具備判定和遴選人才的功能,但是,社會生活中充斥着博弈,隨着高學歷文憑的發放數量不斷增加,學歷膨脹以後,就業市場便被扭曲,能力與薪水的關係也被異化。拉米雷茲和沙伯特在《發展與教育》中説,學歷證書的等級可能會扭曲市場,因此削弱生產力與工資間的聯繫。在真實的範圍內,全世界對正規學校教育的重視在日益增長,這可能增強把學歷證書用作找工作的資格證的趨勢。因而,不斷增長的學校教育個人回報率未必伴隨着個人生產力的增長。

  學歷膨脹會製造這樣一種現象:高學歷——高薪水——刺激追求高學歷——學歷膨脹——學歷注水——更高的學歷。很多院校在本科階段不斷擴大招生規模,而較多的人上了大學,意味着實質的競爭被推遲到下一輪,本科學歷的含金量已經不足,要競爭研究生的學歷了。這也意味着學生在時間和金錢上需要加倍投入。學歷的增發,導致的是學制的延長,以及青少年時間和精力的浪費,而這些要比物質財富更為寶貴。

  於是,為了更進一步遴選人才,用人單位的標準也只好水漲船高,在招聘時不斷填上更高的學歷要求。可以説,整體來看,正是因為本科學歷在就業市場中判定和遴選人才的功能不斷弱化,以致失靈,才刺激出研究生學歷的高需求。由此觀之,考研熱在某種程度上延續了就業壓力,而非緩解。要徹底解決這個問題,一方面要調整產業結構,以帶動對人才需求的調整,同時改變人才的評價體系,不再迷信學歷;另一方面,則要從頂層設計入手,改革教育制度,使之適應社會經濟的發展,讓高等教育規模與就業市場接軌合拍,不再盲目擴張。

責任編輯:張韋韋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