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辦教育培訓機構老闆跑路 評:不能任由其野蠻生長

  北京兩家教育培訓機構——北京巨人時代教育諮詢有限公司和新思路培訓學校相繼被曝“老闆跑路”。學員大多交納了1萬元至5萬元不等的自考培訓費用,且均未完成考試並拿到畢業證。(《新京報》12月25日)

  據了解,兩家教育培訓機構的業務都以高考復讀、成人高考、外語培訓為主。在“跑路”之前,兩家機構都因為宣傳“不考試包過”、退款難等問題被指“劣跡斑斑”。其中,北京巨人時代教育諮詢有限公司西城分公司已於2011年12月被吊銷。新思路更是因違規辦學、教學管理混亂,于2016年年底被教育部門取消了招生資格。可是,今年新思路仍在違規招生辦學。

  民辦教育培訓機構“跑路”的事件並不鮮見,尤其是在中小學培訓領域。今年9月,知名鋼琴培訓機構星空琴行就在沒有提前通知的情況下,突然關閉了全國近十個城市的60多家門店。“跑路”或許是民辦教育培訓機構最不堪的表現,隨着市場的蓬勃發展,而監管又沒有跟上,整個行業呈現出亂象叢生、野蠻生長的局面。虛假宣傳、非法辦學、收費混亂、教師素質低下等相關醜聞層出不窮。

  與市場亂象叢生相對的則是監管的尷尬。教育培訓行業市場龐大,據統計,僅中小學課外培訓機構市場規模就超過了8000億元,參加學生規模超過1.37億,相當於一半以上的中小學生參與過校外培訓。而95%以上的份額被數量眾多的中小型機構佔據,市場“大而分散”。不少教育培訓機構,證照不全,利用政策執行漏洞,以教育諮詢等名義在工商部門登記註冊,沒有辦學資質,卻從事教育培訓業務。

  筆者近日參加了由中國教育學會組織的“全國民辦培訓機構規範管理研討會”,深刻感受到了地方教育部門規範民辦教育培訓機構願望強烈卻力不從心的現狀。目前,具體如何監管民辦教育培訓機構,尚缺乏專門的法律規定,各地在制定具體的落實辦法時,僅能在轉錄國家關於民辦學校相關政策法規的同時,結合當地實際情況作適當延展。除了缺乏充分的政策法律依據支持,還存在包括職責劃分不清、人手不夠、缺乏執法權等問題。

  面對一個市場規模高達幾千億,參與人數上億,涉及千家萬户切身利益的龐大市場,有關部門又不能放任不管,可是真要管起來,並且管好,確實不容易。

  民辦教育培訓機構監管看似是一個老問題,實際上卻是一個新問題,沒有先例可循,各地民辦教育培訓行業發展狀況也不盡相同。在缺乏頂層設計的情況下,各地不能靠等待,必須結合地方民辦教育培訓市場發展情況,積極探索,敢於亮劍。

  以成都為例,該市成立了由教育局、市場監管局、公安局等組成的聯合執法隊進行聯合執法,對無證辦學、虛假宣傳、安防隱患、違規賽事等問題進行集中治理。除了清理歷史遺留問題,多部門還聯合發佈了民辦培訓機構設置指導標準,在一些核心問題上,劃出了清楚的紅線,提供了依據。比如,明確在工商部門登記的教育諮詢公司,不需要前置許可,但是不能從事教育培訓業務。

  規範民辦教育培訓機構的管理,亟需頂層設計。首先需要加快完善相關政策法規,明確校外培訓教育的性質、地位和管理規範。其次,要健全民辦教育培訓行業監管制度,明確對不同類型的培訓機構進行分類管理,教育部門的歸教育部門,工商部門的歸工商部門,文化部門的歸文化部門,在釐清部門職責的同時,加強工商、教育、民政、公安等部門的聯動。此外,還應該加強行業自律,尤其是發揮行業協會與第三方專業評估作用,支持民辦教育培訓行業建立行業協會,建立行業內的監督、保障機制,通過引入第三方評估作為行業監管以及執法的專業依據,從而規範機構辦學行為。李一陵

責任編輯:張韋韋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