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高考試點試出新問題 2017教育深化改革砥礪前行

  本報記者 李 豔

  2017年是教育行業不斷變革的一年。

  政策在變革:你能想到的領域——高考、高校、職業教育、“雙創”教育等等都在推陳出新,新政策、新思路、新方向不斷湧現。

  技術在變革:人工智能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滲入教育的方方面面,一年前還風頭無兩的“互聯網+”有點“落伍”了。

  思想在變革:新的教學制度、考核制度進入各個方向。

  教育事業“十三五”規劃印發

  2017,這一年,教育的各個領域改革都在不斷推進,而這一切變革是從《國家教育事業發展“十三五”規劃》(以下簡稱《規劃》)開始的。

  1月19日,國務院印發《規劃》,確定了“十三五”時期教育改革發展的指導思想、主要目標、戰略任務和保障措施,是近期我國教育改革發展的行動綱領和指導性文件。

  這份《規劃》釋放了許多重要的信號,可以視作下一步我國教育發展的方向,此後,這一年的諸多改革路線都可以從《規劃》中尋到蹤跡。

  《規劃》提出,到2020年我國教育現代化取得重要進展,教育總體實力和國際影響力顯着增強。全民終身學習機會進一步擴大,學前三年毛入園率達到85%,九年義務教育鞏固率達到95%,高中階段教育毛入學率達到90%。教育質量全面提升,教育體系制度更加成熟定型,人才供給和高校創新能力明顯提升,教育發展成果更惠及全民。這一目標因與大多數人相關而引起廣泛關注。

  《規劃》也讓教育行業眾多細分領域迎來新機遇。

  在素質教育領域,科技教育、勞動教育、文化修養類實踐活動,以及研學旅行夏令營都有規模化擴張的趨勢;在學前教育領域,擴大普惠性學前教育資源、提高幼兒園保育教育質量被提上日程,企事業單位和集體辦園得到了利好支持;在基礎教育領域,小班化教學、“選課制”、“走班制”,以及與國際港澳交流的相關活動都獲得了鼓勵;在職業教育領域,“雙證書”制度,則是給產教融合的職業教育模式添了一把火。

  全民熱議“雙一流”

  9月,教育部正式發佈了國家“雙一流”正式名單。這份由教育部、財政部、國家發改委印發的《關於公佈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高校及建設學科名單的通知》,讓公眾討論良久的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以下簡稱“雙一流”)到底是誰塵埃落定。

  “雙一流”建設是為提升我國教育發展水平、增強國家核心競爭力、奠定長遠發展基礎作出的重大戰略決策,也是我國高等教育領域繼211工程、985工程之後的又一大事。

  早在2015年10月,國務院就曾印發《統籌推進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總體方案》。2017年1月,教育部、財政部等聯合印發了《統籌推進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實施辦法(暫行)》,提出根據“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佈局、建設高校。

  《實施辦法》指出,到2020年,若干所大學和一批學科進入世界一流行列,若干學科進入世界一流學科前列;到本世紀中葉,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的數量和實力進入世界前列,基本建成高等教育強國。《實施辦法》對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的遴選條件、遴選程序、支持方式、動態調整和組織實施作了明確。

  這讓關於“雙一流”的討論在2017年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熱度。

  討論在9月達到最高潮,因為名單公佈了。名單中的“雙一流”共有137所高校入圍。其中,一流大學建設高校共計42所,一流學科建設高校共計95所。大學分為A類和B類。A類36所,全部為之前的985工程大學。B類包括東北大學、湖南大學、西北農林科技大學、鄭州大學、雲南大學、新疆大學。

  一時間,這份名單是否合理,“雙一流”以後怎麼發展等都成為全民關注的熱點。

  高校“雙創”持續升温

  “大眾創業、萬眾創新”(以下簡稱“雙創”)最近這幾年逐漸深入人心。在年輕人中,“雙創”具有動人的魅力。不少在校大學生們逐漸成為了“創客”中的生力軍。這其中,高校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

  2017年,“雙創”在高校大學生中持續升温,比之前兩年,不僅熱度不減,而且更為成熟和理性。而更值得一提的是,高校今年的創業教育已經不侷限於以往給政策、給引導,而是從學校管理和教學的源頭上做文章,把高校的“雙創”教育做出了新的特色。

  2月16日,教育部首次修訂《普通高等學校學生管理規定》,明確提出學生參加創新創業等活動可以折算為學分,計入學業成績;對休學創業的學生,可以單獨規定最長學習年限,並簡化休學批准程序。

  將“雙創”課程納入課程體系,認可學生的創業成績,允許以高水平創新創業成果來置換學分等政策已經在部分高校得到落實,這些政策的實施有利於將學生們從繁重的課業中解放出來,為大學生從事創新創業活動提供了更多可能,也能夠激勵大學生們更加義無反顧地投身到創業創新的活動中去,將創新的成果與自己的專業知識有機結合起來。

  浙滬新高考試點迎來首屆畢業生

  2017年高考改革先行試點的排頭兵——浙江和上海的首屆畢業生紛紛走上工作崗位。這一屆學生從進入高中階段開始採用的就是新高考的教育模式,作為新高考的第一屆畢業生,他們走過的路受到了全國的關注。

  2014年9月國務院發佈《關於深化考試招生制度改革的實施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意見》稱,當前我國招考制度存在問題,唯分數論、一考定終身、加分造假、違規招生現象時有發生。在此情況下,確定了浙江、上海為全國高考綜合改革試點省市,為其他省(區、市)高考改革提供依據。此次試點被認為是高考制度恢復以來最全面和系統的改革,包括考試科目、志願填報、錄取標準等方面,其中考生可以填報80個“專業+院校”志願尤其受矚目。

  浙江和上海的高考改革主要着重點在於實行“3+3”科目組合,取消文理分科和批次錄取,將學考成績納入高考等。其目的在於擴大高校和學生的雙向選擇權,增加高考錄取的有效性和針對性。

  在此次高考改革中,浙江採用的是7科選3科,上海採用的是6科選3科,學生可以根據興趣和特長自由搭配考試組合。這讓考生們擁有了更多選擇自由。不僅是在學校教育和課程設置上做了改革,在志願填報方面,今年浙滬兩地取消錄取批次和基於專業填報志願的模式擴大了學生對學校和專業的選擇權。

  不過浙滬新高考的試點,也試出了新問題,比如選考制讓學生棄難選易,某些學科受冷遇;走班制考驗學校管理水平等。今年開始,北京、天津、山東、海南被列入第二批高考改革試點,在政策上相比過去存在一定的修改完善,未來的新高考政策正在不斷完善。

  “新工科”橫空出世

  當時間走到2017年年底的時候,回想起來,這一年教育界展開最多的研討一定是關於“新工科”。

  2月18日,一場關於綜合性高校工程教育發展的戰略研討會在復旦大學召開。與會專家深入探討了在當前以新技術、新業態、新產業為特點的新經濟蓬勃發展形勢下,高校如何培養具備更高創新創業能力和跨界整合能力的新型工程技術人才。

  包括北京大學、南京大學在內的30多所高校參加了此次會議,並在會上達成了十點“新工科”建設意見共識。

  就在這場討論會結束後不久,教育部發布了《教育部高等教育司關於開展“新工科”研究與實踐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希望各地高校開展“新工科”的研究實踐活動,從而深化工程教育改革,推進“新工科”的建設與發展。

  自此,“新工科”開始進入公眾的視線,並瞬間成為熱門詞,此前在復旦召開的研討會更是被置於極為尊崇的地位,被坊間稱為“復旦共識”。

  與“新工科”關聯的一切都是迅速而火熱的。在“復旦共識”後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裏,教育界又形成了“天大行動”和“北京指南”,全力探索形成領跑全球工程教育的中國模式、中國經驗。

  這一切,正是為主動應對新一輪科技革命與產業變革,支撐服務創新驅動發展、“中國製造2025”等一系列國家戰略。

  西湖大學成立引發關注

  12月,浙江西湖高等研究院院長施一公在公開演講中透露西湖大學校園建設工作已進入快車道,首期約30萬平方米的校舍將於2020年底前完成。按照規劃,西湖大學有望于2018年正式成立,5年後,教師科研水平預計比肩東京大學、香港科技大學等,成為世界一流的大學。

  迅速地,關於西湖大學能否在短時間內趕超北大清華,成為我國最好的大學的討論在各平台被廣泛討論,期待者有之,唱衰者有之。

  其實,西湖大學的相關籌備工作一直都在進行。今年9月,首屆19名博士研究生就已成為西湖高等研究院——復旦大學“跨學科聯合培養攻讀博士學位研究生”項目錄取學生正式入學。11月17日,浙江大學發佈了《浙江大學—浙江西湖高等研究院聯合培養博士研究生項目2018年招生簡章》,顯示2018年,西湖高等研究院將與浙江大學聯合培養博士研究生。

  外界對西湖大學的發展多有期待,它究竟會不會像早年特立獨行的南方科技大學一樣困難重重?還是真能成長為斯坦福、耶魯那樣的體制外名校?新的一年拭目以待。

  弘揚“工匠精神”成主流聲音

  2月14日,教育部發布關於印發《教育部2017年工作要點》的通知,其中指出,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建設一批示範性職業教育集團”。

  對於職業教育的強調早在2014年就已提出。這一年6月,國務院印發《關於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的決定》(以下簡稱《決定》),全面部署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決定》明確了今後一個時期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的指導思想、基本原則、目標任務和政策措施,提出“到2020年,形成適應發展需求、產教深度融合、中職高職銜接、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相互溝通,體現終身教育理念,具有中國特色、世界水平的現代職業教育體系”。

  《決定》指出,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是黨中央、國務院作出的重大戰略部署,對於深入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創造更大人才紅利,加快轉方式、調結構、促升級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近幾年,國家逐年加大職業教育投入並推進職業教育資訊化建設,服務中國製造2025,培養多樣化製造人才。到2017年,隨着“工匠精神”的反覆強調,和“大國工匠”的深入人心,職業教育也被推到了一個快速發展、全民認可的階段。

  職業教育是國家分層次教育中的一種重要形式,是實體經濟發展的重要引擎。李克強總理就曾指出,“中國製造”享譽全球,但產品和服務還不夠“精”、不夠“細”,職業教育不僅要培養職業技能,更要培養職業精神。

  在產業轉型升級、“中國製造”邁向“中國智造”的關鍵時期,弘揚“大國工匠”精神,提升產業大軍的職業素養成為潮流也在情理之中。

  AI+教育成“風口”

  經過多年的演進,人工智能發展進入了新階段。為搶抓人工智能發展的重大戰略機遇,構築我國人工智能發展的先發優勢,7月20日,國務院印發了《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教育被認為是將與人工智能緊密結合的行業之一。

  AI+教育被認為是未來發展的希望。

  越來越多的教育企業相繼公佈人工智能的推進計劃,AI+教育已經成為新風口,並引發激烈角逐。有一種聲音認為,教育與人工智能深度結合後可能在某種程度上用機器替代老師。比如,文本的批改、簡單地答疑、作業的修改將實現自動化。老師對學生的服務,包括交流、繳費這些行為完全可以自動化,有60%的工作可以被替代。

  不少投資人認為,教育行業在人工智能的作用下將由服務性行業變為資訊化產業。

  趁着AI+教育的東風,不少與之相關的創業公司獲得資本市場青睞。年初,“學霸君”宣布完成1億美元C輪融資,年中,AI+教育公司“流利説”宣布完成近億美元C輪融資。除此之外,一些具備AI要素的教育型初創企業,如先聲教育、觸控未來、曉羊教育等帶有“教育”的初創公司也在即將過去的一年宣布完成新一輪融資。

  高校思想政治工作被反覆強調

  2017年被教育部定為“高校思想政治理論課教學質量年”,這一年,高校的思想政治工作被提到了備受重視的高度。

  在2017年的最後一個月,教育部發布《高校思想政治工作質量提升工程實施綱要》(以下簡稱《實施綱要》),《實施綱要》被認為是提升高校思想政治工作質量的頂層設計,詳細規劃了課程、科研、實踐、文化等“十大育人”體系。通過課堂教學改革、優化科研環節和程序,完善科研評價標準等方面,讓高校思想政治工作更好適應和滿足學生成長訴求。

  思想政治工作關係高校培養什麼人、如何培養人以及為誰培養人這個根本問題。

  教育部相關負責人在公開場合表示,下一步,將大力推進以課程思政為目標的課堂教學改革,優化課程設置,修訂專業教材,梳理各門課程所藴含的思想政治教育元素和所承載的思想政治教育的功能。將思想政治教育融入課堂教學各環節,實現思想政治教育和知識體系教育無縫對接。

  為了保障《實施綱要》的貫徹落實,教育部將搭建工作平台,建設一批高校思想政治工作創新發展中心,省級高校網絡思想政治工作中心和高校思想政治工作隊伍培訓研修中心。

  民辦教育迎來發展契機

  9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辦教育促進法》(以下簡稱《民促法》)修正案正式實施,修改後的《民促法》對民辦學校按照“非營利性”和“營利性”進行分類管理,擴大了民辦教育發展空間,並進一步明確了民辦教育的發展形式,影響深遠,意義重大。

  這是我國第一次明確了民辦學校與民辦學校教師的法律地位,納入教師的管理範圍,並在教育領域明確劃分“營利性”和“非營利性”教育機構的分類管理。

  根據《民促法》的規定,義務教育階段的民辦學校只能選擇成為“非營利性”民辦學校, 民辦幼兒園、高中和高校則可以選擇成為“非營利性”民辦學校或“營利性”民辦學校。兩種性質的民辦學校將享受不同的財政、税收和土地等配套政策優惠。

  普遍認為,分類管理或將突破長期制約我國民辦教育發展制度的瓶頸。

責任編輯:張韋韋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