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青少年冰球聯賽發生爭議 少年球員怎能成“私產”

  9月中旬以來,上海市青少年冰球聯賽的70多名參賽小球員的家長因對相關處罰決議不滿,進行了各種方式的抗議,引起了國內冰球界和媒體的關注。到11月30日,隨着上海市滑冰協會發布對家長們的反饋意見,重申了保護小球員正常參賽權利的態度、取消了引發爭議的相關處罰後,這起事件也算告一段落。不過,通過這起事件反映出的國內青少年冰球運動正面臨的一些深層次問題,依然有待解決,其中讓行業管理者、經營者感到最棘手的一個難題,就是如何改變冰球教練對小隊員的高度“人身”控制。

  9月22日,上海市青少年冰球聯賽賽委會發布了對世紀星、AKS雷鳥、上海虎仔3傢俱樂部共9支隊伍的處罰決議,其中,世紀星的7支隊伍遭到禁賽至2019年6月1日的重罰。這一處罰決議隨即引發了世紀星7支隊伍的70多名孩子家長的強烈不滿。此後,家長們通過各種方式申訴,隨着媒體的跟進和上海市體育局的過問,上海市冰球運動的主管機構——上海市滑冰協會對整起事件進行了全面調查,並於11月22日召集上海市青少年冰球聯賽賽委會再次召開會議,指出了9月22日發佈的處罰決議存在諸多不妥之處,重申了協會保護孩子正當權益的態度,並基本取消了引發爭議的相關處罰。11月30日,上海市滑冰協會正式發佈了上述處理措施,這起引發國內冰球界高度關注的事件也算告一段落。

  不過,多名業內人士都向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表示,導致此次事件發生的一個深層次問題,也是國內青少年冰球運動在開展過程中普遍遇到的一個問題——教練對小球員的高度控制,還是無解。

  據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的了解,世紀星的7支隊伍,涉及70多個小球員,是由3名教練進行日常訓練管理,其中主要負責的教練一人。在今年9月的上海市青少年冰球聯賽開賽之前,這3名教練就有意從世紀星跳槽到另外一傢俱樂部,而這70多個孩子中的絕大多數都會跟着這3名教練一起離開世紀星。

  青少年冰球教練的流動,原本是一件正常的事情,但是在國內,一名青少年冰球教練流動的背後卻是少則十幾個,多則幾十個孩子跟着一起流動的怪象。

  青少年冰球培訓,目前在國內還是一項消費門檻很高的培訓活動,一名孩子每年的花費通常都要七八萬元,多的可以達到二三十萬元。在北京、上海、深圳等經濟發達城市,青少年冰球運動近幾年發展勢頭迅勐,但總體而言,還是一項小眾運動。北京目前有3000多名冰球少年,上海有500多個,這是國內青少年冰球運動開展得最好的兩大城市。單個孩子的花費水平很高並且孩子的總數還非常有限,可以説,每一家青少年冰球俱樂部都不願放走任何一個冰球少年。

  然而,一名教練的離職卻很可能一次性帶走十幾個甚至幾十個孩子,這是國內每一家青少年冰球俱樂部都感到苦惱的事情。

  此次世紀星的3名教練“跳槽”,就很可能導致世紀星一下子流失70多個孩子,可謂損失慘重。這也是9月上海市青少年冰球聯賽賽委會舉行會議,討論對世紀星7支隊伍的所謂“退賽”行為進行處罰時,世紀星俱樂部的代表也投票贊成的一個重要原因。

  那麼,為什麼國內的冰球教練可以對孩子進行高度控制?

  業內人士介紹,首先,不可否認有一部分特別用心和具有較高專業素養的教練,很容易得到家長的信賴,家長自然會心甘情願地帶着孩子追隨這樣的教練;其次,是國內青少年冰球教練極度稀缺,國內僅有黑龍江的哈爾濱、齊齊哈爾、佳木斯等地能夠輸出冰球教練,家長們並沒有那麼大的挑選教練的餘地;第三,是因為國內青少年冰球運動差不多是在最近五六年才進入快速發展階段,這項運動總體上還算冷門項目,真正了解這項運動的家長極少,對於大多數家長來説,幾乎不具備正確評判冰球教練的教學水平的能力,又希望教練多關照自己的孩子,因此很容易對冰球教練言聽計從;最後,青少年冰球培訓的收費高昂,早幾年,冰球教練在俱樂部基本都沒有底薪可拿,對於冰球教練來説,只有儘可能地招收到更多的孩子,並且讓這些孩子始終跟着自己訓練,收入才有保證,所以也會千方百計地把孩子留住。

  不少冰球家長都向記者表示,能找到一個適合孩子、對孩子負責的好教練並不容易,而孩子與教練長期在一起訓練,也會對教練產生深厚的情感。家長、孩子與教練的關係遠比與俱樂部的關係密切,也是人之常情。

  也有家長表示,為了追隨教練,自己被迫放棄近在家門口的冰球俱樂部,而要跟着教練去更遠的冰球俱樂部,大量的時間浪費在路上,其實家庭也為此付出了不小的代價。事後再回想起來,無論這種追隨是出於心甘情願的主動,還是出於教練盛情邀請的被動,都是值得商榷的。因為對於孩子來説,當然是就近學習更好。

  冰球教練對孩子具有很強的“控制”力,於是,也有青少年冰球俱樂部通過高薪挖教練達到短時間內迅速招攬學員的目的。2016年,北京青少年冰球界就因為某家冰球俱樂部的這種行為,引來多傢俱樂部對其的抵制。但是現在,越來越多的青少年冰球俱樂部都學會了這種損人利己但不是在給整個行業做加法的招數。在這種互相挖牆腳的怪圈中,青少年冰球教練成了最大受益者,他們的收入近幾年翻倍增加。北京某青少年冰球俱樂部的管理人員透露,現在,北京1名青少年冰球教練的年收入基本都是30萬元起,好的都在50萬元以上,這樣的收入水平已經遠遠高於歐美冰球發達國家,包括那些青少年冰球教學水平明顯優於國內的國家。也難怪不少青少年冰球俱樂部感歎,在全國冰雪運動高速發展的這幾年,就青少年冰球培訓而言,行業的紅利基本都進了冰球教練的腰包。

  加拿大是全世界青少年冰球培訓開展得最好的國家,據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了解,在加拿大,青少年冰球培訓不存在小隊員與某一名教練進行密切的人身綁縛的狀況,實際上,在青少年冰球培訓上,也不存在只有某一名教練才適合我的孩子、才能對我的孩子負責的問題,只要是符合資質的冰球教練,就可以教這個層次的任何一個孩子。

  對於中國來説,青少年冰球培訓是近幾年比較火的一個行業,但如何改善師資狀況,給冰球家庭與冰球教練的人身依附關係鬆綁,將關係到中國青少年冰球運動的可持續發展。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慈鑫

責任編輯:張韋韋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