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漢語熱”不斷升温 學生呈現低齡化

  \

 圖為暹粒華文學校中山學校內的柬埔寨學生正在朗讀中文。 于景浩攝

  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外孫女阿拉貝拉日前在中國“火”了一把,起因是特朗普訪華期間,使用平板電腦向習近平主席夫婦展示了這位可愛的小姑娘用中文演唱歌曲、背《三字經》和古詩的視頻。小姑娘受到中國民眾的喜愛。

  事實上,不只是阿拉貝拉在學習中文,英國喬治小王子、西班牙萊昂諾爾公主,都在上漢語課。隨着越來越多的海外少年兒童加入到學漢語的大潮中,海外漢語學習者的低齡化漸成趨勢。

  漢語教學從大學向中小學延伸

  “學了漢語,這樣去中國餐館吃飯就可以用中文點菜啦。”

  “因為很多人都説中文,如果我也會説的話,就可以和更多的人交流。”

  “我的爸爸媽媽要我來學,説是為了以後好。”

  這是發生在英國某公立小學漢語課上的一幕。在充滿中華文化氣息的教室裏,孩子們七嘴八舌地回答着漢語老師執鐸的問題。

  執鐸是中國某高校的在校研究生,通過國家漢辦的選拔後,被派到了這所開設漢語選修課的英國公立小學教漢語。她面對的是5至11歲的漢語零基礎的小朋友,主要教基本的語言知識,以培養興趣為主。

  執鐸所在的公立小學開設漢語課,正是海外漢語學習呈低齡化趨勢的一個側影。來自國家漢辦的數據顯示,目前全球開設漢語課程的中小學校是高等教育機構的8倍。美、英、法、泰、韓等眾多國家漢語教學從大學迅速向中小學延伸,K-12(從幼兒園到高中)成為漢語教學最重要的“增長極”。英國5200多所中小學開設漢語課;2016年法國有700多所中小學開設漢語課程;據美國漢語教師協會統計,全美中小學在學漢語人數佔全部在學人數的2/3,達到40萬人左右。英國現有12萬中小學生學習漢語,佔全部在學漢語人數的60%。

  除學校開設中文課程外,各國的相關機構還會組織一些面向低齡學習者的文化活動。韓國濟州漢拿大學孔子學院漢語教師李雨珊曾經參與過當地政府組織的面向少年兒童的漢語冬令營活動。據她介紹,該活動已連續舉辦多年,除了集中密集的漢語教學外,還有豐富的文化體驗活動,受到學習者歡迎。而泰國高度重視漢語教學,給曾是泰國羅勇中學孔子課堂漢語教師志願者的趙志肖留下了深刻印象:“泰國有各種中文比賽,也有激勵機制。”她還做過一些比賽的評委,學生們參賽很積極,“每場比賽都能看到好多漢語講得非常好的泰國孩子。”

  學漢語是“值得驕傲的事”

  執鐸曾問過自己的學生為什麼學漢語,大部分孩子的答案是學漢語“很酷”,會説漢語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也有孩子説“為了以後好”。這背後的原因是:中國的飛速發展和國際影響力的增強,使漢語的吸引力和影響力大幅攀升。

  多層次、立體化的漢語國際教育體系在海外正在成型,為海外兒童學習漢語提供了更多便利。以美國為例,過去10餘年,大中小學校、孔子學院、孔子課堂、培訓機構、華文學校等百花齊放、競相發展,在俄勒岡、猶他州等地區,漢語教學已經通過立法形式納入所有公立學校課程體系;許多培訓機構、商業網站提供了豐富的漢語在線課程,開啟了學習漢語的“新大門”;110所孔子學院和500多個孔子課堂遍及全美50個州。英國從政府到民間全方位推動漢語教學,包括頒佈國家政令、教育部設立專職崗位、每年定期巡視漢語教學課程、培養本土漢語教師等。

  越來越多的家長重視孩子的漢語學習,除了出於孩子未來發展的考慮,還有近年來兒童語言習得研究的發展。近年來漢語學習者的年齡越來越小,甚至有很多從幼兒開始,這和語言習得“關鍵期”理論在教學領域的發展有關。

  漢語教學要因材施教

  漢語能在海外少年兒童群體中受到歡迎,離不開一線教師的努力。“孩子們覺得漢語課很新奇,很好玩。”正在英國公立小學當助教的方眉説,“老師們帶着孩子們在遊戲中學習。不一樣的課堂讓孩子們喜歡上了漢語課。”

  曾在美國公立學校和語言培訓機構都做過漢語教師的劉春吾漢語教學經驗豐富,“我所在的班級採用的是沉浸式雙語課程:週一、週三、週五這3天學生們沉浸於中文教學環境中,週二、週四則處於英文教學環境中。”這種沉浸式雙語項目借鑑了西語、法語等的教學方法,而漢語的沉浸式雙語項目是在幾年前才出現的,還有很多探索的空間。“相較於西語、法語等,學生習得漢語要投入更長的時間。我們老師就要考慮如何把課程設計得精彩、以吸引學生的持續興趣。”劉春吾説。

  在李雨珊看來,“漢語挺難的,而學生們年齡小,注意力很容易分散,我們在上課時需要靈活調整教學方式。比如他們對文化體驗活動非常感興趣,在這樣的氛圍中學習漢語效果就挺好。”

  “每個國家的教育氛圍不同,像泰國的學生比較隨性,我們在掌控課堂的時候就要結合當地學生的特點,因材施教,不斷摸索合適的教學方式。”趙志肖説。

責任編輯:張韋韋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