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莫奈到蘇拉熱:重温西方藝術“現代之路”,促進中法藝術交流

  “從莫奈到蘇拉熱:西方現代繪畫之路(1800-1980)” 暨中法文化之春開幕式在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一層大廳舉行。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館長馮遠、法國駐華大使MauriceGourdault-Montagne及夫人Amanda-Galsworthy、清華大學校務委員會副主任鄧衞、法國聖埃蒂安大都會現當代藝術博物館館長Martine Mourès-Dancer、新華集團主席蔡冠深等嘉賓及法國使館專員、中法兩國文化界、藝術界嘉賓300餘人參加了開幕式。

\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館長馮遠致辭
\

  法國駐華大使MauriceGourdault-Montagne致辭  
\

  法國聖埃蒂安大都會現當代藝術博物館館長Martine Mourès-Dancer致辭
\

    新華集團主席蔡冠深致辭  
\

    清華大學校務委員會副主任鄧衞致辭並宣布展覽開幕
\

  開幕式現場

  本次展覽共展出了51幅來自法國聖艾蒂安大都會現當代藝術博物館的西方現代經典繪畫作品,所有作品都是首次在中國亮相。

  展覽還原1800年至1980年這180年以來歐洲藝術的發展脈絡,雲集了多幅大家耳熟能詳的藝術大師作品,如庫爾貝、莫奈、馬蒂斯、畢加索、杜布菲、蘇拉熱等,以及許多中國藝術愛好者也許並不熟知卻產生了重要影響的西方藝術家,如維克多·布羅納、阿爾貝託·馬涅利等。

  本次展覽通過六大主題展現了西方百年藝術變遷。展覽按時間和風格分為六個部分:對風景的新感知,西方藝術中的人物與肖像,從立體主義革命到純粹主義,超現實主義、夢境與無意識,迴歸物質,在具象與抽象之間。

  19世紀至20世紀的歐洲,工業文明的腳步改變了傳統生活的方式;科學技術的進步調整了人們觀察自然的維度與角度;現代哲學、心理學、精神分析等學科的出現,使藝術從單純反映客觀世界昇華為主觀世界的感悟與表現。

  這100多年間西方藝術也經歷了藝術風格的激變,本次展出作品涵蓋了這一時期湧現的包括新古典主義、印象主義、象徵主義、立體主義、超現實主義、抒情和幾何抽象主義等藝術運動及流派。

  這一系列風格流派的交替和發展,展現了這一時段西方現代藝術充滿矛盾和創新的崎嶇之路,及其社會文化精神和藝術風格、觀念的裂變。參觀者可以欣賞不同時期、不同背景下的藝術作品,感受西方現代藝術的精髓。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館長馮遠表示,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法國藝術在中國曾引起巨大反響,這些年來中法深度藝術交流對兩國青年藝術家產生了積極影響。此次展出的51件精品可以讓中國觀眾重温現代藝術之路,也讓中國與法國藝術展開進一步交流。

  法國駐華大使顧山表示,文化一直是法中關係的基礎,今年是中法文化之春的第12個年頭,今年將在中國30多個城市舉辦法國影視、舞蹈、繪畫展覽等多種形式的活動。

  據了解,法國聖艾蒂安大都會現當代藝術博物館位於以設計及文化創意產業而聞名的聖艾蒂安市(Saint- tienne),自1987年起對公眾開放,至今已經運營了30年。美術館收藏了超過1.9萬件從古代到當代的藝術收藏,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它是全法國最大的20世紀及21世紀藝術、攝影及工業設計收藏機構之一。

\

  克勞德·莫奈,《睡蓮》,1907年,油畫

  印象派創始人莫奈憑藉其《睡蓮》系列畫作在20世紀繪畫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從開啟印象主義展覽(1874年至1886年)的寫生畫作《日出,印象》(1872年,巴黎馬蒙丹博物館)到杜樂麗國立橘園美術館的《睡蓮》系列,莫奈引領來自於傳統現實主義的風景畫走向一種裝飾抽象藝術。正是通過觀察自己家池塘中的睡蓮,《睡蓮》主題系列作品才得以在1893年問世,並通過對畫作表面的處理使得作品空間的描繪非常具有衝擊力,被稱為“如水的風景”。

  1907年到1908年,莫奈面對維吉尼住所的水面,創作了4幅圓形《睡蓮》,這也是莫奈所有“睡蓮”主題的畫作中,僅有的4幅圓形《睡蓮》。如今,它們散落在世界各地,其中一幅現藏於法國聖艾蒂安大都會現當代藝術博物館,而這幅《睡蓮》將因此次展覽而首次來到中國,亮相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

\

  巴勃羅·畢加索(1881-1973),《靜物-水壺、玻璃杯和橙子》,1944年

  伴隨着不斷更新的繪畫實踐,畢加索的作品顯示出對矛盾永無止境的渴望。正如他作品中展示出來的那樣,他剛使用的構圖手法很快就產生了新的問題並因此產生新的答案。在《靜物-水壺、玻璃杯和橙子》一作中,畢加索僅憑藉加重的黑色粗線條就簡單地將這三個物品分割在了矩形的畫布上。

  展覽同時展出了畢加索的油畫和版畫作品。在此次參展的四幅畢加索的作品中,有兩幅作于1949年的《維納斯與愛神》,而這一標題下隱藏着一位畢加索當時心中的“愛神”,她是吉納維芙·拉波特,一位女詩人和電影製作人,也是畢加索1949年的情人。我們可以從畫中的維納斯看到拉波特的影子。

\

  巴勃羅·畢加索 《維納斯與愛神》(對克拉納赫的仿古作)

  畢加索在70歲時與24歲的拉波特有過兩年的祕密戀情。直到2005年,79歲的拉波特才曝光了自己50多年前和畢加索這段不為人知的戀情,並拍賣了20幅畢加索留給她的作品,這些畫作大多以她為主題進行創作。最終她用拍賣所得建立了一個基金會。

  此外,我們還將看到皮埃爾·蘇拉熱的“黑畫”。作為法國抽象藝術的關鍵人物,蘇拉熱非常善於使用黑色,他的畫被譽為“將黑色從黑暗之中解放出來”。1979年,他徹底採用了黑色這個極端又利於表現光線的色彩,其實他從1953年起就開始在畫作的彩色背景上運用黑色。並用自己發明的小刀、鏝刀和刮刀在地面上的大尺寸畫板上創作。

\

  皮埃爾·蘇拉熱《1979年6月19日的畫作》,油畫,1979年

  蘇拉熱將其繪畫定義為“詩意的瞬間”,這也解釋了他為什麼會將創作日期作為標題。此次展覽中的《1979年6月19日畫作》,表面被分為三個同寬的水平部分,並通過角落留白的米色畫布進行節奏劃分。刮刀的劃痕打亂了水平條紋的規則紋路,露出疊加的分層,部分還帶着光亮。在這裏,每一個具體的部分都與光線有着不同的關係。

\

  伊夫·唐吉(1900-1955),《手與手套》,1946年,油畫

  在我們面前這幅作品中展現的巨大空間是唐吉作品的特徵,畫作中用來分割畫面的水平線與背景完美融合。《手與手套》展現了一條中間路徑,延展至天空,與先前有關海底景象的作品有所不同。20世紀30年代期間作品中的有機形式,如在水平線上佈滿物品的讓位給凝結的實體和鋭利的寫生畫,以描繪巨大歷史建築的廢墟的形式佇立在前景中。唐吉自1926年起並在1931年至1932年系統使用的陰影手法在此及眾多他的畫作中扮演着結構性的重要角色。作品使觀賞者的目光移動至右方,逐漸引導着參觀者走入更深的風景中,如同超越畫作而轉入幻想的世界,超現實主義畫家唐吉不斷試圖表達思想的真實運轉。

\

  維克多·布羅納《客觀的主觀性》,1952年

  本次展覽所呈現的西方藝術“現代之路”,始於19世紀初,延伸至20世紀下半葉。這100多年間西方藝術經歷了藝術風格的激變,如本次展覽所涉及的古典主義、寫實主義、印象主義、象徵主義、立體主義、超現實主義、抒情和幾何抽象主義等。這一系列風格流派的交替和發展,展現了這一時段西方現代藝術充滿矛盾和創新的崎嶇之路,及其社會文化精神和藝術風格、觀念的裂變。

\

  奧古斯特·赫爾本《星期四》,1950年
\

  亞歷山大·賽昂 《小紅巖海》,約1903年
\

  讓·杜布菲《虛幻的風景》,1963年

責任編輯:張韋韋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