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教師”光鮮背後:教師評價和培養體系缺失

 \

  文/張韋韋

  過去一年被業界稱為“直播爆發元年”,直播平台和直播網紅異常火爆,特別是教育直播逐漸受到資本市場和平台機構的青睞。直播教師的收入也成為熱議話題,有些網紅教師的時薪甚至達到萬元。

  看似繁榮的背後,眾多直播教師所在的課外輔導機構或在線教育平台,教師評價體系處於空白,培養體系更是缺失。

  “兩年前,我曾到一些教育輔導機構和培訓行業學習交流,了解到在教師培養培訓、教師專業成長等方面面臨着一些困難。輔導機構的教師作為課外輔導教育的主體之一,他們的發展路徑和專業水平,直接影響教育輔導的機構和培訓行業的品牌聲譽。“中國教育學會會長鍾秉林指出,這些問題事關教師的專業成長,教育培訓行業的可持續發展,以及基礎教育質量提升,應該引起高度重視。

  課外輔導特別是K12教育市場體量巨大,有數據顯示,2016年課外輔導行業市場規模已超8000億。然而,其教育主體地位的長期缺失以及行業管理標準的滯後阻礙了行業的良性發展,也使得行業整體在社會中的形象不甚清晰。

  目前從事K12教育教師群體主要包括全職輔導機構教師、公立學校在職教師、在校大學生和其他職業兼職輔導機構教師。儘管媒體樂於呈現K12教育教師光鮮的一面:工作輕鬆、工作時間短、收入不菲、業餘生活豐富,但大部分教師群體面臨的困境卻很少受到關注,他們實際上一直承受着物質和精神的雙重壓力,而這種壓力在公立學校教師的對比中則顯得更為無奈,形成難以彌合的落差,也導致該行業流動性大,人心不穩。

  此外,K12教育教師群體缺乏職業歸屬感,職業發展受阻。輔導機構的商業性質促成其濃重的功力主義色彩,缺乏教育氛圍,對教師的專業成長帶來一定的負面影響。輔導機構教師也很難與其他同行產生共鳴,也不願投入過多精力來精益求精打磨自己的教學水平。這種心理也降低了他們對這一職業的忠誠度,跳槽和轉行的行為都顯得更加隨意。

  有調查顯示,有近三成家長對輔導機構教師的整體專業素養持質疑態度。接近半數的家長認為輔導機構中教師流動性大、更換頻繁是目前行業存在的問題之一。教師的頻繁更換不利於孩子在輔導機構接受長期持續的個性化教育,也很難達到持續提升學習能力的目標。

責任編輯:張韋韋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