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立學校與輔導機構,誰在左右誰?

  \

  文/過偉瑜

  在建立免費公立教育的同時,投資私立教育已經成為一種普遍模式,在很多國家都出現了與公立教育同時存在的私立教育或課外補習的現象。

  在香港大學比較教育中心,我們越來越感覺到,課外輔導已經和主流教育達到平衡,孩子們在受到不同層次的教育影響。家長們也進入到一種比較願意為孩子課外輔導做投資的狀態,這在全球已經是普遍現象。另外,課外輔導也影響到了中低收入家庭,這類家庭讓孩子在接受公立教育外,也參加課外補習。

  在全球範圍內,教育工作者都在討論課外輔導對公立學校教育的影響,其中不乏質疑:究竟學校教育承擔了什麼?孩子們的生活習慣和生活形態又是怎樣的?孩子們忙碌的在學校裏學習,在課外也要接受輔導。值得關注的是,孩子們在課堂上沒有精神上課,究竟是課堂氛圍沉悶,他們需要接受課外輔導?還是課外輔導加重了他們的課業負擔,導致課堂上疲憊不堪?

  課外輔導如何填補公立教育的不足,而不損害或者干擾主流課程的進度呢?為此,我在思考,公立學校和輔導機構是不是應該做一個平衡?在平衡當中,成績是不是可以和好奇心並進?

  其中,有兩個現象值得關注,在內地公立校有很多優秀老師,但由於工資不高或拖欠工資導致一些老師難以專心教學,出現課堂懈怠的問題,甚至出現老師將課外輔導作為收入來源。

  此外,還有孩子自主學習質量問題。孩子們能否自主學習?從全球看,很多輔導機構會將學習變得比較輕鬆和簡單,但能不能實現家長老師合力提高孩子自主學習能力?

  儘管這是一個複雜的問題,但公立教育與私立教育合作是一種趨勢,即公共部門與私人企業在基礎設施與公共服務領域進行合作,教育機構需要進行創新思考,去發展這種合作關係。

  (作者系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顧問、香港大學教育學院教授)

責任編輯:張韋韋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