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與科技融合,這條路到底該怎麼走?

\

  文/王曉斐

  中國教育和世界教育的發展經歷了在線化和商業化兩個重要環節,今天所有的在線教育公司都在探索商業模式,但尚未找到合適的商業模式和變現模式,如果不能解決老師的“邊際效應”這樣一個成本居高的問題,所謂的互聯網教育和平台模式是走不通的。

  一切將發生轉折,2017年會是教育與科技融合的元年,以“教育+科技”的方式締造教育新業態的時代已然到來。

  不解決老師的“邊際成本”,互聯網教育平台模式走不通

  科技歷來都在促進教育的發展。從PC時代到移動互聯網時代,再到今天的人工智能時代,在每個階段,互聯網都在不斷改變着教育教學。在PC時代,大量知識實現了在線化,使知識的傳播變得更加便捷;在近10年,移動互聯網帶來了泛在化學習的革命,使用各種移動終端,手機 、平板和各種各樣的智能硬件就可以實現隨時隨地和相應的學習服務。

  但到了2016年,我們發現,單純的互聯網並沒有讓教育的生產力得到重大的提升,因為在教育行業裏,最重要的是老師。而老師的培養又是一個完整的且非常複雜的獨立系統,他們既要承擔教學者的職責,又要承擔教學開發的職責,還要承擔育人作為心靈導師的職責,因此老師成長的週期特別的慢。如果不能解決老師的“邊際效應”這樣一個成本居高的問題,所謂的互聯網教育,所謂的平台模式是走不通的。今天的優質老師都在體制內,是稀缺資源,很難真正流動到互聯網平台上去對接,因為他們沒有時間,也沒有足夠的數量來供給。在今天的人工智能時代,可以用雲計算、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的方式來解決智慧教育和個性化教育的問題。

  從技術角度再進一步看,整個中國教育和世界教育的發展經歷了在線化和商業化這兩個重要環節。今天所有的在線教育公司都在探索商業模式,但尚未找到合適的商業模式和變現模式,因為教育是一個長期的事情。回顧互聯網教育的發展路徑,不管是在線化過程,還是從PC互聯網到今天的MOOC、微課等等,都是在解決“邊際成本”的問題。

  未來怎樣分解老師的角色以及教學活動?讓語音技術、語義技術、圖像識別技術替代原來老師批改作業和個性化輔導;AI和VR技術怎樣解決學生的實訓和實踐問題;可視化怎樣幫助教學工作者決策;以及未來情感計算,怎麼通過陪護解決學生情緒波動的問題等等,這一系列的問題,我們希望把老師的活動分解出來,用科技的力量替代或者輔助老師去解決教學活動中的一些問題,這樣老師可以釋放出來,覆蓋更多學生,用科技的方式做個性化的教學。

  教育資訊化合理投入比:20%在基礎設施,80%在內涵建設

  “教育+科技”這條路到底應該怎麼走?路徑是什麼?

  近10年,中國教育資訊化取得了巨大進步,建設“三通兩平台”,“寬帶網絡校校通、優質資源班班通、網絡學習空間人人通”,建設教育資源公共服務平台和教育管理公共服務平台,教育基礎設施不再落後于東亞發達國家,甚至可以媲美美國。但問題是,教育投資模式80%在投資硬件,體制內教育面臨着上端的內容,老師資訊化水平等這些軟性內涵建設與底層基礎設施間不協調、不匹配的問題,同時也面臨着體制內外資源無法形成流動的問題,這一系列問題阻礙了教育資訊化的發展。

  《國家教育事業發展“十三五”規劃》明確提出未來教育方向,購買服務。在教育資訊化裏,合理的教育投入方式是,通過購買服務的方,20%投入基礎設施,80%投入用於教學內容的創新,老師資訊化能力和科技水平的提升,以及打通體制內外兩個教育市場。原來傳統的教育、教育+科技的模式將從正金字塔模型走向倒金字塔模型,有更多的資源、內容和內涵來支持教育改革和創新。

責任編輯:張韋韋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