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未來董事長兼CEO談教育企業的社會責任

  1月10日,好未來發布2016年企業社會責任報告,同時上線“希望在線”教育公益平台。多位教育、公益領域專家就教育企業如何創新性履行社會責任展開熱烈討論。好未來董事長兼CEO張邦鑫表示,經濟是社會發展的速度,教育是社會發展的加速度。他結合好未來的公益足跡和公益發展的三個階段,分享了自己的教育公益觀。

\

好未來董事長兼CEO張邦鑫

  教育公益前提是盡到本分

  我們認為,在談論一個企業實踐社會責任的時候,首先要看企業是否盡到對客户、對員工的責任。一個做不好本職工作的企業,很難去談社會責任。我經常跟小夥伴開玩笑説,如果一個人對父母不孝順,

  對朋友不夠意思,與同事處不好關係,我不認為他應該去做公益。先解決好本份的事情,再做好公益的事情。好未來一直是這種認知。

  所以,在教育培訓行業,我們一直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我們會對每個加入好未來的夥伴進行入職培訓時,會告訴他們“教不好學生,等於偷錢和搶錢”。這話有點粗暴,但我們的確這麼想的,它反過來倒逼我們必須提供穩定、高品質的教育服務。為此,好未來這些年做了大量投入。好未來內容研發團隊四五百人,一年技術及研發費用會投入好幾億,我們希望用科技推動教育進步,推動教育行業從傳統的中醫模式走向以西醫為主的模式。

  今天社會對教育效果的唯一評估方式是考試。但是一次考試獲取的數據量和資訊量太小,會帶來很多問題。我們希望通過好未來的智能教學系統(ICS)和智能練習系統(IPS),把學生課前預習、課上聽講、課後作業等各個場景的數據準確記錄下來,這樣能夠更全面地了解一個學生的學習狀態,從而基於不同學生的情況推送個性化作業。這和原來的教育有本質區別。在這個過程中,老師不是不重要了,而是更重要了。通過科技手段,老師可以從低水平的重複勞動中解脱出來,做更有意義的事情。所以,好的教育本身就是公益,做好教育培訓,既有經濟效益,也有社會效益。

  從出錢到出力到用心

  清華大學公益慈善研究院鄧國勝老師、希望工程發起人徐永光老師,都談到公益從1.0時代到3.0時代的進化。坦白地講,這些過程好未來都經歷過。第一階段始於2008年汶川地震,那時好未來還很小,捐助成立了兩所希望小學。當時我心裏的一個目標,就是未來10年好未來能夠捐助100所希望小學。後來發現,那兩所學校雖然叫做學而思希望小學,但是我們真正幫助師生做到的事情,與設想的目標差距很大。

  1.0時代的公益,主要捐錢。2.0時代的公益,我們開始出力。每年夏天好未來“同一課堂”會派老師和志願者去邊遠地區支教。出錢容易,出力難,這個事情堅持了幾年。直到過去兩三年,我們發現任何一家企業的力量都是有限的。而這兩三年互聯網風起雲湧,技術進步太快。我們開始思考對那些相對貧困地區的學生能做點什麼?好未來目前一些基礎東西已經成型,比如直播系統、題庫在商業化產品上已初具規模。我們決定一點一滴的用心研究“科技扶貧”模式,細緻解決問題。這自然不同於簡單的出力。

  幫助別人 更完善自我

  企業社會責任不僅是幫助別人,更是完善自我。好未來在多年發展過程中深刻感受到這一點。很多時候,我們的出發點都是為對方着想,但最後其實完善了自己。

  最早我們做線下班時,擔心學生學完一學期沒效果讓家長後悔,就開創了一個模式:開放課堂(學生坐前面,家長坐後面)、隨時退費(前三節課不滿意,全額退費;隨時不滿意,按比例退費)。此外,我們還做一個開放論壇——家長幫,家長不滿意可以隨時吐槽我們。這倒逼我們必須確保教學質量。因此,這麼多年我們堅持“做強比做大更重要,質量比數量更重要,內在比外在更重要”。恰恰這種成就客户的倒逼行為,成就了好未來的價值觀、團隊文化和客户口碑。

  第二個案例是未來之星,這是好未來踐行企業社會責任的一部分。未來之星面向教育培訓機構和教育科技公司,輸出好未來對教育的理解,包括經驗、教訓以及曾經走過的彎路。至今已經有兩三千家教育科技公司報名,我們每期篩選36個機構,對這些公司CEO培訓,目前正在招募第五期。

  也有很多人不理解,不單行業夥伴,甚至不少內部夥伴,他們説你都沒有花那麼多時間培養我們的校長,卻花那麼多時間做行業培訓。其實我們的出發點是,與其很多中小機構上門取經、交流,不如干脆一起上課,組團解決困惑,這些教育科技公司通過未來之星取得了一定收穫。看到它們成長,拿到新一輪投資,我們的業務團隊非常有成就感。更重要的是,我們從它們身上看到了教育與科技結合的希望,它們的熱情帶給我們無窮動力。我們是相互學習:小公司向大公司學管理和經驗教訓,大公司向小公司學創新和活力。

  這些年,好未來設了全員公益日,每位員工可以拿出一個工作日申請做公益或履行社會責任。這個過程根本不僅僅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而且幫助我們塑造了一個積極、樂觀、向上的企業文化和團隊文化。

  教育公平需多方合力

  經濟是社會發展的速度,教育是社會發展的加速度。教育公平是社會穩定和健康發展的重要保障。前不久,國務院常務會議通過教育發展"十三五"規劃,提到要利用大數據、雲計算等信息技術,推動“互聯網+教育”發展,促進優質教育資源共建共享,推動教育公平。

  作為教育企業,好未來的使命是用科技推動教育進步,好未來的公益使命是用科技推動教育均衡發展。今天互聯網時代,與其做100所希望小學,不如通過教育資訊化成果,藉助科技槓桿,聯合各界力量在更大範圍內促進教育公平。多年前,我買下一個域名“www.xiwang.com”,今天用它做“希望在線”教育公益平台,把線下“希望工程”搬到線上以輻射更多群體。

  第一步,我們會開放好未來的在線課程、課件、題庫等資源,通過直播系統輸送給貧困地區的學生和老師。第二步,做人與人的連接,幫助老師和員工以及社會上有意願提供服務的人,與有教育需求的個體建立連接。我們鼓勵好未來17000名教職員工一年至少拿出4個小時通過在線方式做公益。第三步,非常歡迎社會上各類公益機構、教育機構參與進來。好未來創立之初定下一個目標:讓中國乃至世界最最最優秀的人都來做教育。公益層面,我們也希望最優秀的人和組織參與教育公益中來。

  很開心今天未來之星學員中的猿題庫、少年創學院、盒子魚等7家教育機構積極拿出了優質教育資源參與平台貢獻。南都公益基金會、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西部陽光農村發展基金會、21世紀教育研究院等6家公益機構也成為“希望在線”首批合作組織。

  整體來看,教育公平分為城市內的教育公平化和全國範圍內的教育公平化。好未來對城市內的教育公平化的貢獻可能微不足道,但我們希望通過“希望在線”匯聚更多人力、物力,把注意力和心力放眼全國,為包括中西部連片貧困地區4000萬兒童在內的學生提供有效幫助。

  時間是最好的朋友。我們會一點點嘗試迭代,希望每一步都能走得很紮實。林肯説:我走得很慢,但我從不後退。希望藉助科技互聯網,通過多方合力,讓“希望工程精神”薪火相傳,讓每個孩子都能享受到優質教育資源。

責任編輯:張韋韋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