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教授眼中的未來教育什麼樣?

  文/徐亞琳

  也許未來的學校,我們把田野當做教室,從自然中尋找靈感;也許會像芬蘭一樣,沒有文科理科,甚至沒有學科之分;也許我們可以培養出更多的音樂,足球,美術專才。因為我們期望的每個人的學習成效不是齊頭並進,而是各展所長的卓越成就。

  那我們的教育,應該如何實現這些目標呢?跨學科,會是一種方式嗎?我記錄了哈佛大學的兩位教授關於跨學科教學設計的分享。

  跨學科課程創新

  第一位哈佛教授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西方人,説話的時候中氣十足,舉手投足間有着滿滿的自信和掌控力。他一開始就介紹了整個課程最開始的目標,是可以給到大學一年級的學生,足夠生命科學(Life science)的跨學科體驗,提高學生對生命科學的選課,還有選擇生命科學為專業的學生數量。而之所以會對課程做一個跨學科的重新設計,背後的驅動力來自哈佛的醫學院醫學專業,需要學生同時具備化學和生物學方面的知識儲備。

\

    生命科學課程結構樹

  然而任何一種創新都沒有那麼容易,有很多需要解決的問題:首先,根本沒有現成的教材?那老師就自己做Lecture notes!他們用案例分析(cases study)來組合兩個學科的關鍵概念,比如A+B=HIV drug design,讓學生通過解決一個問題,例如如何研發一款治療艾滋(HIV)的新葯?從而一步步解構所需要的關鍵概念,獲得兩個學科的知識。

  其次,因為這是一個跨學科的課程,所以不同學科的老師通常會需要出現在一個教室裏面,每個人負責講一部分內容。有時候兩個老師會在課堂上對一些尚未定論的問題,喋喋不休地爭辯。課堂上老師之間產生辯論,原因在於有的方面確實也並沒有明確的結論。不過也正是這樣,才可以讓學生了解真正的科學研究者的狀態,像他們一樣思考和學習。這就是我們在科學教育裏面提倡的authentic learning,科學學習者如果通過解決一個真實的科學問題,了解真正科學家是怎麼做的,才可以更好的理解和掌握科學知識,不然就只是變成了飄在半空中的概念。

  當然還有更多的問題:既然這個課程是由化學和生物兩個學科的老師共同來教授,這個課程的最終結果由哪個分支的來承擔?誰可以因好的結果而受到好評?這些問題都得到了這個課程設計小組充分考慮。

  課程設計完成後,具體實施則更加具有挑戰。作為課程設計小組的leader,他需要調動其他老師的興趣和積極性,協調不同學科不同學院的老師完成,也必然會遇到有困難和阻力,比如部分老師和管理層質疑,但是堅定的態度和對創新的自信,讓他能夠解決遇到的各種問題。

  教育科技助燃課堂

  通識教育最大的挑戰來自於需要面對兩百多人的大課堂,只給你一小堆柴火,如何讓一個巨大水壺裏的水沸騰起來?答案:教育科技,在這個課堂裏面成了最大的助燃劑。

  一些小工具被靈活的運用在他的課堂中,比如一個即時投票工具,讓學生動動手指,參與到課堂相關的思考,又可以讓老師知道學生的選擇,知道面對一個問題大家的看法,通過大數據指導進一步的教學。還有kahoot(一個遊戲化的Quiz工具,除了kahoot,還有Quizizz,內置豐富的表情包,可以穿插在課堂活動後,效果也非常不錯)。但個人覺得最有趣的還是他自己設計的breakouts,選取了最熱美劇的trailer,配上這個課程相關的字幕介紹,剪輯後video視覺震撼,既能讓學生調節下心情,也對這個課程有了更多的期待。視頻主題除了《絕命毒師》《權利的遊戲》還有《美少女的謊言》這種青春偶像電視劇,覆蓋都是時下最熱,在本科學生裏面流行的話題。(看來能了解年輕人的心思也是一種老師的職業素養,這個老師也真的是玩的夠時尚,要是和00後聊聊二次元應該也沒有問題!)

  一個老師要自己有趣,把課堂變得有趣,學生才能學的有勁。我知道很多老師為了讓學生能夠更加engaged在課堂裏,也花了不少心思,其實重點就在於,一定要了解學生,知道他們感興趣的是什麼,這樣才能產生鏈接和互動,一般來説學生之所以為會對這個課程產生興趣,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他覺得這個老師把課程教的很有趣。回想起來我自己之所以高中英語一直很好,甚至大學專業選擇和就業都受到了我高中英語老師的影響。

  和學生説平行的“語言”

  第一位講完中場休息的時候,我和同伴説“前面這個speaker講的這麼棒,會不會讓後面這位老師有壓力呀。”同伴笑笑説,應該不會,畢竟哈佛的老師,每個人都有自我風格嘛。短暫休息結束之後,第二個老師走上台,有着華人面孔和輕微的英語口音,第一眼看上去風格相對前一位沒有那麼張揚,有一種説不出的亞洲智慧。

  他的演講沒有直接切入主題,而是先表揚了前一位講者:“Robert作為最受歡迎的老師,一直有着他的特殊魅力,但是我覺得有一點我可以勝過他”,他稍微停頓了下,嘴角稍稍揚起 ,“那就是我有收藏一大堆有比他更好看的領結。”話音剛落,全場頓時被他的自嘲式的幽默逗笑了。不得不承認他的領結圖案非常特別,但也因此觀眾們也不再關注在兩者的比較上,而是開始尋找他的自己獨特的分享亮點和風格。這一個特別開場讓他的演講少了一些負擔,輕鬆開始後面的正式分享。

  他所教授的大一新生的統計學,作為一門通識教育科目,對老師教學的挑戰,就是學生的多樣性,學生來自不同專業,有着不同目標,尤其在20年前,Big Data,AI還沒有像現在這麼火熱,大多數學生對統計學並沒有很積極的學習熱情,就是在那樣的環境下,該如何讓他們能對統計學這門科目產生興趣?應該如何教授學生統計思維,並且提高學生的課堂參與度?統計學作為一個基礎學科,可以運用於幾乎所有的學科。該如何讓每個不同背景的學生都有所收穫?

  有趣的是,這位老師對課程的第一版設計,並不是坐在辦公室裏面想出來的,而是在和他所帶的幾位研究生的週末聚餐時候,受到的啟發。當他們正搖晃着紅酒杯,品紅酒的香味,一位來自加州MIT的學生突然和他説:為什麼不講講#品酒#和統計學呢?(加州的葡萄酒聞名全國,產量佔美國的90%,大約有850 家酒莊)。這一個想法後來被髮展成了紅酒評價的統計方法;還有一個學生説:“我們可以講講#Romantic and statistical#”(婚戀交友匹配度和統計方法)現在世紀佳緣等婚戀網站應該用的就是類似的模型。統計學本身因為有比較複雜的運算,很多學生覺得自己數學不好,就不願意去嘗試,但是這個課程通過和生活中常見事物聯繫起來,讓學生認為他們統計學和生活是息息相關的,而自己是可以理解這些概念。

  他笑稱説在課堂裏面他需要用三種語言:英語,統計學語言,和學生平行互通的“語言”,第三種語言尤其重要,因為這決定了是否學生能夠調動學生的過去的知識積累,和新知識統計學產生聯繫,從而獲得一種統計學的思維能力來解決各種問題。

  21世紀老師的“雙角色”

  來自哈佛的這兩位老師,他們的幽默和對教學的激情,專業度,以及不斷革新的態度,都值得學習。Humor and Passion,來自於對生活的熱愛;而Professional ,來自對專業孜孜不倦的追求,Professor這個英文單詞的詞根就是他的特徵:Professional ,You must know the subject far better than your audience。最重要的,如何不斷課程革新,教學革新,建立一個有競爭力的學習環境,來適應新的需求,這是我們需要從中思考和借鑑的地方。

  2016年聽過很多研討會大牛的分享,我嘗試着總結我在港大遇到的,去學校見習時候看到的甚至過去這20多年遇到的老師,來思考:什麼是好的教學?How to be a good teacher ?

  我發現,優秀老師具有以下特質:有對教授學科的專業知識,對教學的熱情,有化腐朽為神奇,化繁為簡的能力;有充分的人格魅力,充滿好奇心,保持學習力,擁抱教育科技。他們的課堂可以讓學生產生興趣,充分融入,離開課堂的時候總能帶走一些有用的東西,不論是對下一部分內容的期待,一種有益的思維方式。即便作為一個選修課,學生可以得到的只是對某一學科淺嘗輒止的體驗,都會或多或少的對他們的未來產生有益的影響。

  作為21世紀的老師,我們的角色應該發生巨大變化,不僅僅是一個執行者,我們更加應該是一個創業者,我們聆聽學生需求,不斷革新。在這個飛速發展,高度互聯的時代,作為21世紀的老師,你我都需要不斷的學習,最後和大家分享論語中的一句話共勉,子曰:“學如不及,有恐失之”。

  【大公網原創作品,轉載請註明來源】

責任編輯:張韋韋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