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8000億元的K12教育市場陷“戰國時代”

\

  文/張韋韋

  中國教育學會與艾瑞諮詢日前聯合發佈《中國輔導教育行業及輔導機構教師現狀調查報告》。這份報告指出,中小學課外輔導行業已經成長為一個體量巨大的市場,2016年內地中小學輔導機構市場規模已經超過8000億,參加學生規模超過1.37億,輔導機構教師規模在700—850萬。

  份額超1%的機構未出現 行業長期處分散局面

  在中小學課外輔導行業巨大的市場體量之下,行業的集中度一直很低,儘管行業中擁有幾家營收能力強、知名度高的機構被普遍視為“行業巨頭”,但巨頭們的市場佔比依然極小。

  在互聯網行業中,零售佔90%、旅遊超60%、金融業務微信和支付寶佔90%。但在教育培訓行業,至今為止,中小學課外輔導行業中還未出現任何一家機構擁有超過1%的市場份額佔比。

  《報告》顯示,年營收超過20億元、覆蓋全國的教學點超過500個的機構僅有3家,合計佔比約1%-2%;年營收超過1億元,基本覆蓋全國或某一區域的機構有十家左右,合計佔比約1.5%-2.5%;年營收低於1億元、只在單個城市或臨近城市設點的機構佔據絕大部分市場,合計佔比超過95%。

  《報告》分析,造成行業集中度低的主要原因是中小學階段不同年級、不同科目的輔導差異性顯着;全國各地的教材、教育與考試製度不盡一致;線下機構“重資產”模式。這三個因素導致輔導機構跨地域擴張的難度較大。此外,中小學輔導機構的競爭要素較為分散,評價體系缺失使品牌機構之外的小型辦學點一直有其生存的空間。

  中小學課外輔導行業長期分散局面在近一兩年出現了一些變局,“雙巨頭”格局日漸顯露。儘管以新東方和好未來為首的兩家輔導機構市場份額佔比依然不大,但近兩年來這兩家機構在資本市場的表現保持活躍,均參與併購或投資了數十家教育企業,形成了相對完整的教育產業鏈。但巨頭的併購難以觸及體量龐大的地方性中小型機構,行業將繼續長期保持在相對分散的局面。

  家長課外輔導消費意願強烈 未來傾向線上線下結合

  隨着家長收入水平和受教育程度的提高,對子女的教育問題越來越重視。《報告》顯示,超過八成家長認可課外輔導的重要性,且消費意願強烈。其中內地30.7%的家長表示非常認可,56.9%的家長表示比較認可。

  在教育支出上,58.2%的家長對孩子參加課外輔導的支出慾望較強,超過三成的家長表示“給孩子報輔導班不管花多少錢都願意”,26.6%的家長“願意拿出家庭可支配收入的一半用於孩子的課外輔導”,體現出家長對於課外輔導費用較高的心理承受能力。

  從課外輔導消費情況看,線下輔導仍然是目前最主流的課外輔導教學方式。《報告》顯示,超過九成的家長為子女選擇過線下輔導,考慮到小學階段的孩子自控力與專注程度較差,小學階段線下輔導相比初高中階段更為普遍。相比一線城市,二線城市的家長對線上輔導方式更受歡迎,超過半數家長都選擇過線上形式的課外輔導,而三四線城市中選擇過線上輔導的則不到四成。

  家長對未來的教育方式表現出怎樣的偏好?約兩成的家長從現階段採用的純線下輔導轉向了線上與線下相結合的形式。隨着互聯網技術的成熟與教育資訊化在校園內的逐漸普及,越來越多的家長開始歡迎將線上的教學形式融入進線下的輔導教學中。在傾向於線上線下結合的家長中,82.7%的家長認為應以線下形式為主,輔以一定程度的線上輔導。這是當前資訊化步伐較快的輔導機構正在前行的方向。

  技術驅動輔導行業 獨立教師“馬太效應”更加突出

  未來中小學輔導行業將呈現怎樣的發展趨勢?個性化教育受技術驅動,課外輔導行業走向技術密集。《報告》指出,個性化教育在業界得到廣泛應用。但個性化教育的具體實現途徑有賴於技術的發展,未來將看到大數據以及人工智能技術在課外輔導領域的落地開花,行業的技術密集與人才密集同等重要,不可偏廢。

  在線教育“去中心化”,催生自由教師與工作室。《報告》指出,在線教育的快速發展為從事課外輔導的教師群體提供了更廣闊的舞台和更加開放的流量渠道。得益於此,人數日益壯大的“自由教師”或獨立教師群體開始成為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並給傳統的線下輔導機構帶來不小衝擊。然而線上渠道的分流依然被牢牢掌控在線上平台手中,線上自由教師群體的“馬太效應”更加突出。

  課內課外緊密聯動,學校與輔導機構打通教育資源。隨着國家政策對政府購買優質課外輔導教育服務的支持,部分地方政府及學校向輔導機構拋出了“橄欖枝”,邀請輔導機構教師進入校園為學生授課。在未來,課內教學將與課外輔導產生更加緊密的互動,在相互配合中打通雙方的教育資源,共同提高學生的學習能力。

責任編輯:張韋韋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