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法律委副主任回應質疑:民辦教育新法是促進還是促退?

\

  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副主任李連寧

  文/張韋韋

  2016年10月31日,《民辦教育促進法》被提交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進行三審,歷時三次上會審議、爭議頗大的《民辦教育促進法》修法終於落定。修法過程包括修法之後在民辦教育界引起了很大的反響,也有一些擔心和憂慮,認為這部法對民辦教育是促退,分類管理改革將會嚴重損害辦學者的利益。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副主任李連寧近日在出席第八屆民辦教育發展大會時對質疑做出回應。

  引入營利性辦學 口子開這麼大是空前的

  本次修法的核心是實施分類管理,規定舉辦者可以自主選擇設立非營利性或者營利性民辦學校。

  李連寧表示,實施分類管理從根本上理清和解決了長期困擾民辦教育健康發展的重大問題。“近些年,民辦教育講非營利辦學又允許取得合理回報,不少人在辦學過程中已經形成了相當的辦學積累,也獲得了不少收益,習慣了原來的模式,一時間轉不過彎,這是情有可原的,也是可以體諒的。但從國家決策來講,還是需要逐步把關係理好。”

  李連寧介紹,修訂前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辦教育促進法》規定了民辦教育、民辦學校是非營利性事業,同時又允許取得合理回報。這是當時立法博弈的結果,這個結果在10多年來一直困擾着民辦學校發展。一方面,政府部門無法明確民辦學校營利與非營利性質,對民辦學校不敢放心加大投入,擔心通過合理回報的渠道把政府對民辦學校的扶持流到學校之外。另一方面,辦學者也心存顧慮,合法權益難以保障,因此採取各種方式來規避法律監管。

  本次修改改革力度之大前所未有,不僅全面放開非學歷教育,而且放開了高等教育、職業教育、普通高中教育和學前教育。“對這樣的改革仍存在意見和分歧,原來教育是公益性的,現在引入營利性辦學,把口子開得這麼大是空前的。”李連寧説,真正的促進和促退關鍵在於,各級政府對《民辦教育促進法》修改決定的具體實施辦法、過渡措施能不能夠按照修改決定的要求落實到位。

  把義務教育推向市場 後果很可怕

  修改決定規定,義務教育階段不得設立營利性民辦學校。有爭議認為此規定不利於民辦教育的發展。

  李連寧説,民辦教育的分類管理改革在放開營利性辦學上步子已經邁得很大。“從國家來看,對民辦學校營利性辦學是全面放開還是部分放開,原來的意見是隻放開非學歷教育,後來允許高等教育、高中階段教育、學前教育進一步放開。但在整個分類管理改革方案中,義務教育階段就沒有想過放開。”

  爭議在於,不是在義務教育階段放不放,而是放多大,是“一般”還是“原則上”?

  “如果義務教育階段放開營利性辦學,只是‘一般’或者‘原則上’的話,那麼誰可以來辦?少數可以,大部分不行,那給誰?容易滋生腐敗。”李連寧補充,從義務教育的性質來看,義務教育要體現國家的意志,保障適齡兒童接受義務教育是政府的法定職責。“如果對義務教育的營利性辦學不加以限制的話,那麼就有可能會出現政府轉嫁義務教育的責任,把義務教育推向市場,這樣的後果更可怕。”

  有些民辦學校從幼兒園到高中,現在義務教育階段不允許營利,這確實給學校、給管理帶來一定的困難和負擔,但並不是沒有出路。

  修改決定出台後,今後新校按照新辦法,按照營利、非營利分別去申請和設立辦學;對修改決定公佈之日以前設立的民辦學校,義務教育階段不能辦營利性怎麼辦?

  李連寧説不要對在義務教育階段不能舉辦營利性民辦學校不要悲觀。他建議,在辦學中有一些辦法,可以概括為兩個“剝離”:一是義務教育和非義務教育剝離。還是一個整體校園,剝離後分清營利法人和非營利性法人,校園場地、教學設施、校舍、設備可以協議租用,分別計入成本;二是教學功能和非教學功能剝離。

  對舉辦者財產權和管理權做出最大保護

  對舉辦者財產的保護是本次修法最關注的一個問題。在分類管理改革中,妥善處理好舉辦者的財產至關重要。

  李連寧介紹,本次修改決定一審稿時只規定了劃分營利和非營利,二審稿時又增加了劃分營利和非營利的標準,增加規定對本決定公佈前設立的民辦學校,選擇登記為非營利性辦學時要給予財產補償,並明確了分配標準。

  經過反覆溝通協商,三審稿做了進一步修改完善,規定為本決定前設立的民辦學校,選擇登記為非營利性民辦學校,依照本決定修改後的學校章程繼續辦學,終止時民辦學校的財產按本法規定進行清償後有剩餘的,根據出資人的申請,綜合考慮出資取得合理回報的情況及辦學效益等因素給予出資者相應的補償。“應當考慮到現有民辦學校是依據現行《民辦教育促進法》舉辦的,對舉辦者的合法權益應予尊重和保護。三審稿對舉辦者的財產權益做出了最大的保護性的規定,對保證民辦學校分類管理改革的平穩有序推進奠定了一個基礎。” 李連寧説。

  修改決定不僅對民辦學校舉辦者財權或者產權給予了法律保障,而且對民辦學校舉辦者對學校的治理權和管理權也提供了法律保障,這也是本次修法的一大亮點。修改決定特別增加了民辦學校舉辦者根據學校章程規定的權限,參與學校的辦學和管理,這是對舉辦者對民辦學校非財產權益保障最重要的保護。

  為保證現有學校辦學穩定,修改決定沒有設置統一的過渡期,對現有民辦學校選擇登記為非營利性或營利性民辦學校做出相應規定,授權各地按照法律規定製定具體辦法。修改決定自2017年9月1日起施行,不是要求現有民辦學校在此時間之前就進行選擇,而是要為各地制定具體辦法留出較為充分的時間,保證分類管理改革平穩有序推進。

  【大公網原創作品,轉載請註明來源】

責任編輯:張韋韋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